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金红石中心微帕露】支离破碎

·复健除草向,短小的摸鱼

·自我脑补的发生于三万三千次手术之前的故事

·对宝石人的第三人称统一用“它”

·如果有设定bug的情节请务必指出orz

 

 

……一无所获。

   远处的海浪舔舐着绪之滨青黑的岩壁;在无法孕育花朵的沙砾之中,各色碎片正如繁星般莹莹发亮。

   今天大概就到此为止了,如此想着的金红石舒展着手臂,将视线投向了海天相接的远方——仿佛就在顷刻之间,目之所及之处皆已被西沉的落日镀上了明朗的金光。

   今日的收集之行若说一无所获也不尽然,被海潮带上沙滩的“馈赠”之中不乏珍贵材料。贝类、矿石以及金属,金红石尽职尽责地将它们分门别类,塞入用于仓储的玻璃罐之中。

   ……没有红色的碎片。

   数十日——不,也许早已过了数百年罢。在这段放下武器、远离战场的日子之中,金红石为了收集材料而翻遍了几乎每一寸砂土,在那些或是有用或是无用的收获之中,唯独红色的碎片稀少得有些可怜。而高傲如金红石,纵然摆出一副大人般游刃有余的优雅姿态,被研磨得所剩无几的耐心却早已将它逼到了歇斯底里的边缘。

   ——从此以后,请忘了我吧。

   响彻于回忆之中的语调轻松愉快得令人匪夷所思。而正是这句轻飘飘的“请忘了我”,竟比任一段回忆都令金红石刻骨铭心。

   “怎么可能忘了你呢……”

   体态纤长的宝石直起笔挺的腰背,以手抚额向着日落之处极目远眺。

   使它脱离战斗的理由,金红石一时一刻也无法忘记——

   “……帕帕拉恰。”

   ——是因为搭档的离去。

 

   数年前的某一日,海潮、沙滩皆与此时无异,连夕阳的色泽都相差无几。

   就是那样一个早应被埋没在宝石们过于冗长的生命之中的黄昏,却在金红石的生命中篆刻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在身后响起的声线慵懒惬意。无需回头,金红石便能在脑中勾勒出那蓬松鬈发的线条。

“我呀,可能要稍微睡一下了。”

没有招呼、毫无征兆地发言,在外人听来若说是无礼也不为过。但对于对彼此的身份和来意早已心知肚明的搭档而言,寒暄客套反而成了不必要的累赘。

而声音的主人——帕帕拉恰也深知如此。

“嗯。”

“睡得会有点长,请不要担心。”

“嗯。”

“大概是不会再醒来了。啊哈哈,你会感到寂寞的吧。”

“……嗯。”

似乎被谁从背后环上了腰肢。虽无法看到身后人的表情,但肩头沉重的分量与瘙痒着金红石颈部的发卷儿都不容置疑地强调着对方的存在。

金红石面无表情地默许了突如其来的猥昵。

“呐,金红石。”搭档的声音从贴在自己颈侧的脑袋上闷闷地发出来,伴随着什么清脆的碎裂声一起,“从此以后,请忘了我吧。”

“……别说这种话。”

“这样的话你会活得轻松。我希望这样哦?”

 

“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话——”

瘙痒着金红石耳尖的吐息早已如游丝般轻薄,而环在其腰间的双臂却变得愈发沉重。

“——就别给我离开啊。”

当金红石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话时,伏在背后的人早已没有了声息。

 

-fin-


评论(6)
热度(57)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