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天吉】Sirius(后日谈)

没想到吧居然还有后日谈!

本篇走这里

糖度有点高的后日谈www

这篇文来自 @叁叁肆★ 的点梗(看星星)和自己的奇幻脑洞的混合,大概是一个脑洞太大收不住的典型

虽然检查了很多次但还是觉得剧情上有bug,我好虚啊讲真的

·大概是个西幻AU的召唤师天×使魔吉

·年龄操作有,大概是22岁的天海和可能好几百岁(?)的小吉

·有关于天海的妹妹们的私设


【后日谈】又名“如何用口误毁掉和谐家庭关系”

  “……所以,从召唤师生涯毕业之后,兰哥就这样回来了?”

  窗外阳光晴好,金色温暖的光晕为层层叠叠的树木淋上了一层焦糖般的色泽,纵然在室内,杜鹃鸟清脆的叫声依旧清晰可闻。

  这里是天海兰太郎阔别已久的故乡。

  “嗯,只是稍微修整几天。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所以安心。”

  纵然出生于子女繁多的家庭,天海一家对孩子始终贯彻着放任自由的教育方针。因此此次回家见到的,也只有自己众多妹妹中的两位而已。

  “真是的啊兰哥,是家人的话就不要说这种见外的话——在这样的话,就算你是长兄我也会揍的哦?”

  “冷、冷静下来,姐……”

  性格泼辣急躁的五妹作势般卷起袖子,而一旁笨拙怯弱的七妹则手足无措地上前阻拦。绿发的前召唤师一面笑着旁观妹妹们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一面熟练地将烤好的白面包切成了三份。

  “嘛,看在你带回来礼物的份上原谅你。那家伙呢?不和我们一起吃早饭吗?”

  “那家伙…?”

  “啊,姐说的是嫂——是王马先生吧?”

  对于一不小心说出了不得了的话的七妹,天海兰太郎抱之以温柔的微笑。

  在回到故乡的第一个夜晚,天海和王马一同翻出了十二年前那把被折断的长剑,试图用魔法找寻这把剑的主人。可是无论王马怎样释放魔力,剑的主人的真容都无法被完全呈现在注入了魔法的光球之中。当他们放弃尝试准备休息时,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隐隐发白了。

  “恶魔的话不进食也没太有关系。王马君昨晚太辛苦了,就稍稍让他多睡一会也无妨。”对于妹妹们的疑惑,天海笑着予以解答。

  而当他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歧义的时候,他已经被妹妹们微妙的视线注视了两秒左右了。

  “……兰哥真可怕。”

  “……超可怕。”

  “……”

  性格迥异的五妹和七妹在奇怪的事情上达成了统一,作为兄长的天海只得百口莫辩地选择沉默,以此来回避有些尴尬的话题。

  气氛诡异的早餐结束之后,天海如逃跑一般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推开屋门的刹那,那令他心悸的呼吸声一瞬间抚平了他因紧张而绷起的神经。

  那个瘦小的紫色身影被埋没在洁白的床褥之间,灵巧的黑色小翅膀随着呼吸声规律地抖动着。而就在天海掀开被褥,准备近距离观察自家恋人可爱的睡颜时,那双顽皮的紫色眼睛却蓦地睁开了。

  “趁着别人睡着的时候靠过来,难道小兰太郎是有睡眠○那种的爱好吗?”

  “……果然,你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

  一边故作无可奈何般长叹一口,一边躺进被窝将对方圈在怀里。这样会不会稍微有点过分了呢?

  “话说回来。就在刚才,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将脸庞贴上天海的胸口之后,王马的声音听起来变得有些模糊。

  “那家伙——龙,突然开始行动了。

  “不觉得奇怪吗?明明是条龙,唯独那家伙是个不喜争斗的异类。那么它是为什么行动的呢?

  “总觉得事态变得有趣起来了——啊啊,会有更多家伙出现吧?游戏也会变得更加热闹吧?呐,小兰太郎?”

  对于恋人兀自兴奋的絮絮叨叨,天海低下头,轻柔地啄吻对方柔软的发旋。

  “所以说呢?要去吗,一起?”

  怀中的恶魔倏然抬起头,用那双莹莹发亮的紫色眼眸直直望进对方心窝。

  ……答案不言而喻。

  于是天海再也按耐不住自己难安的心动,他用戴着戒指的双手捧过恶魔苍白的小脸,将嘴唇贴上对方的脸颊,一寸寸地吻过他的每一块肌肤。而王马也如甘之如饴般地,将两条纤细的白臂环上天海的脖颈。

  天狼星。在被亲吻之时,王马回想着自己作出的比喻。

  在作为恶魔度过的岁月长河中,王马曾见过的人类多到连他自己都无从计数,其数量比起繁星毫不逊色,然而其中会对作为恶魔的他施以援手、向他许下承诺的,却只有天海一人。因此不论他有着多么漫长的生命,那个愿意信任他、那个握住了他的手的人都足以成为对他而言特别的存在。如同照亮他生命的天狼星,在漫天星斗之中释放着独一无二的耀眼光泽。

  所以就算只有一刻也好,让他沉浸在被光芒所照亮的幸福之中,他就能够得到满足。

-fin-

这篇写得我好哈子卡西哦(并没有

评论(9)
热度(35)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