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天吉】Sirius

拖延症重度患者的我,本来想按照点梗的顺序发上来,但还是放弃了,决定先写完哪篇发哪篇,希望没等到的大家别着急,面包总会有的(←给自己的低产找借口

这篇文来自 @叁叁肆★ 的点梗(看星星)和自己的奇幻脑洞的混合,大概是一个脑洞太大收不住的典型

虽然检查了很多次但还是觉得剧情上有bug,我好虚啊讲真的

·大概是个西幻AU的召唤师天×使魔吉

·年龄操作有,大概是22岁的天海和可能好几百岁(?)的小吉

·有关于天海的妹妹们的私设

好的下面是正文


  墨蓝色的光晕涌上天幕之时,夕阳还未全然淡去。深色自上而下层层晕染,直至天际最后一丝橘红色的光晕消逝在海平面以下。

  天海兰太郎加紧了步伐,终于在夜晚完全降临之前登上了海边的山头。有着柔软绿发的召唤师站在山顶,一面满意地俯瞰着山脚下的景色,一面整理背包,为黑夜降临之时的幕天席地做准备。一如往常。

  然而今天对天海来说却绝非一个一如往常的日子。对于将使魔看作自我价值、将收服强大的使魔看作毕生理想的召唤师一族来说,与使魔开始或结束契约的日子都是应在日历上大书特书、刻骨铭心般烙在脑海的。

  如海潮褪去露出砂石一般,日光完全消失之后,星辰在黛色天幕上逐而闪现。召唤师深吸一口气背出由上古法令书写而成的咒语——这段冗长拗口的密令自十岁时他便熟稔于心。

  如回应他的声音一般,闪烁着金黄色光芒的线条在被深色穹顶笼罩下的山岗上纵横捭阖。当天海念出咒语的最后一个字符时,原本交错排列的线条在那一瞬间连成了规律的五芒星,金光倏而耀眼刺目。而很快,那明亮的金被染成了诡秘的紫——连接召唤师与使魔的异界之门开启的刹那,光芒也被染上了另一生命体的颜色。

  他的使魔自紫色光芒中款款降临,如刚刚梦醒般揉了揉那几乎要融进夜色的紫色发丝,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每当看到自家使魔这副懒散的样子时,作为召唤师的天海总是不禁失笑。

  ——明明是个认真起来就很可怕的孩子。

  “王马君。”他笑着呼唤使魔的名字。

  “啊,小天海。早——不,应该是说晚上好了呢。”使魔抖了抖背上漆黑的蝠翼。紫色的发丝之中露出了尖尖的犄角。那张有着柔软唇瓣的口中,锋利的臼齿隐约可见。

  天海的使魔王马小吉,是个如假包换的恶魔。

  对于绝大多数的召唤师来说,理想的使魔对象应当是未成人形的妖精,能力稍强的高阶者则会选择有着自主意识的精灵或人鱼,驯服了魔龙的召唤师则基本只存在于神话和歌谣之中。至于将恶魔作为使魔的召唤师,虽说并不是完全没有,但基本都落得了纵火自焚的下场——恶魔是业火的化身,地狱的使者。他们法力强大而性格乖张,对于召唤师来说难以驾驭。而妄图操控他们的召唤师要么是被过于强大的力量吞噬,要么就是被恶魔的言灵蛊惑而堕入邪道。

  天海却不是其中之一。他与王马建立契约长达十二年,却从未遇到过反噬之类几乎是每位召唤师必然经历的事故。想来除了召唤技能上驾轻就熟,王马与自己的默契配合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那么小天海,今天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啊,提前说好如果是无聊的事我可概不奉陪。”恶魔轻快的声音和句尾上扬的语调无不彰显其欢快的心情。而天海深知对方实是在明知故问,他们彼此都对今天见面的目的心知肚明。

  今天是天海和王马契约结束的日子。

  王马曾向救了自己的天海许诺了十二年的忠诚,在此期间他将作为使魔供其随意役使。为了让被重伤的恶魔养精蓄锐回复魔力的十二年,念起来似乎是如夜空般无穷无尽的时光,却已然到达了尽头。契约的金杯破碎之后,他们就将分道扬镳。

  原本天海也是这样打算的。

  只是十二年的时间太过漫长,长到足以让有着灰白鳞片的龙绕着群屿飞了一周又一周,也足以让纵然温和友善却习惯与他人保持距离的天海渐生出微妙的情愫。

  而这股情愫的对象则正是即将与他分别的使魔——眼下,王马正睁大了一双深紫色的明眸,以饶有兴趣的目光从低处仰视着自己。

  “……”

  绿发的召唤师最终还是没能拗得过这样的目光,他带着深深的无力感长叹一口,又挂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温和笑容。

  “……就稍微,陪我看看星星吧。王马君。”

 

  他将最后一根树枝丢入火堆,清脆的噼啪声在耳畔响起。火焰如丝绸般灵巧回旋,向秋季冷湿的空气中辐射取之不竭的热量。

  “诶呀,看星星什么的真是不错的兴趣,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小天海——嘛,虽然不是真心话啦。”

  尽管早知不是真话,但自家使魔亲昵的言辞还是令天海心尖微微颤动,然而他也只是推了推燃烧的木柴,脸上依旧挂着平淡如水的笑容。

  “……能你夸赞可真是荣幸呢。”

  王马裹着一条宽大的毛毯双手抱膝坐在跃动的火焰旁边,他背后那双尖尖的小翅膀隔着毛毯支立起来,乍看上去有些怪异。纤小的手指从毛毯的边缘有些费力地伸了出来,那苍白的肌肤被染上了火焰橘红的色泽。

  点完火的天海坐回到王马身边,两人理所当然地分享了同一条毛毯。劈啪作响的火焰让天海在夜间感到温暖,而他身上绝大部分的热度却来自身旁另一人的体温。

  “今天晚上真是观星的好时机。”

  “小天海是这么觉得的?嘛也是啦,你也是整天东奔西走居无定所的家伙,有观星这种雅兴也是当然的。不过我可是完全不懂哦,因为是恶魔嘛☆”

  天海对使魔的评价不置可否,只是兀自抬头,注视着被星光点亮的夜空。

  在“今晚是个观星的好时机”这种事上,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今天是个晴朗到没有一丝翳云的好天气。秋季的下弦月优雅地挂在黛色的穹顶之上,而繁星则如琳琅般洒满了整个天幕,只有恶龙的巢穴能找到与之等量的珍奇珠宝。

  由歪斜四边形组成的猎户座,金色两点连成的小犬座,无穷尽的星幕在这南北两星之间款款展开。在没有灯火的山林之间,乳白色的天河显得尤为清晰明亮,它的河水自东北向西南浩浩荡荡地淌去,大半个天空的星宿都受其恩泽。

  十二年前的一个夜晚也曾有过如此绮丽的夜空。在那夜空之下,年仅十岁、刚刚进阶为召唤师的天海兰太郎与王马小吉第一次相遇了。瘦小的紫发恶魔被一把长剑钉在地上,剑刃贯穿了他如绸缎般柔软的腹部。被长剑所伤的恶魔动弹不得,却拼了命般噙起一丝凄然的笑意。而年幼的召唤师也许正是被这悲凉的笑容所感染,才头脑发昏般挈过对方苍白的手指放入自已口中咬破,让恶魔滚烫如火焰的血液淌入那刻着繁复符文的金杯之中。

  而当金杯上的符文发出光芒的刹那,耀眼的紫色风暴自恶魔身旁卷过,光芒如一层紫色的纱幔笼罩住苍穹,让明月与星辰皆染上一层令人胆寒的紫色。年幼的召唤师惊恐地以手遮面,他从指缝里看到前一秒还奄奄一息的恶魔后一秒就容光焕发地站起了身,如孩童般稚嫩的脸庞上洋溢着与外表不符的狷狂笑意。而那柄刚刚贯穿了他的长剑则已被强劲的紫色风暴折成两段,毫无用途地被弃置一旁。

  他们的契约就此开始。

  此后,在周围人或是低声劝阻或是冷眼旁观的态度之下,天海兰太郎这个被称作着了邪道的小小召唤师在自家使魔注视下不屈不挠地成长着。十六岁那年,初出茅庐的召唤师带着那只备受争议的使魔离开故乡,如无数冒险家一般,踏上了追寻魔龙的征途。

  后来的故事顺理成章。他们游过了群屿的每个角落。他们在人鱼的河流上一同泛舟,又一起穿越了幅员辽阔的丛林,在林中恶狼的围攻下相背而战。在他们游历四方的过程之中,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召唤师出落了一位让少女们青眼有加的池面青年,他的谈吐变得更加稳重,发动魔法的架势变得愈发娴熟。而在他身边的使魔……却几乎丝毫未变。

  想到这,天海侧过脸看了一眼蹭在自己身旁的身影——是的,十二年过去,王马却还维持着他们初见时的样子,任凭自己在身高和体格上逐渐将其赶超。

  ……毕竟是恶魔一族,有着人类几乎无法企及的冗长寿命。对于人类来说足以改变命运的十二年,对恶魔而言也许只是如苍茫大海中一颗碎石般无足轻重。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顾虑,他才一直无法向对方坦言自己的情愫。

  那些辗转难眠的夜晚,天海曾想过自己可以不去解除契约——毕竟那个刻着契约的金杯在他手中,他大可以永远不破坏它,而使魔无法主动攻击将其收服的召唤师,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将作为使魔的王马永远禁锢在身边。然而黎明到来之后,他却常常对产生了这种想法的自己自责不已——违背承诺而伤害他人的事,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解除契约一条路可走。这样想着的天海下意识地伸手摸向自己的衣袋,那个一直被他随身携带的金杯眼下似乎因宿主的不安而隐隐发热。

  晴朗的秋夜,天空中的星宿多如砂砾——倘若是拥有如此壮阔的繁星,会有谁特别留心其中的一颗吗?

  倘若是——

  “每一颗都很重要吧。”

  “?”

  召唤师微微诧异地回过头,看着倏然开口的似乎沉默了许久的使魔。

  “天空中的每一颗星星都很重要……骗你的啦我才没有这么想,事实上我不是会详细看每颗星的那种人哦?因为实在是太渺小了嘛。”

  王马露出了如恶作剧得逞般狡狯的笑意,语调也在一瞬间变得轻快了起来。

  “但是呀你看。”

  然而下一秒,这个以善变著称的恶魔便抹去了脸上的笑意,少有地露出了认真的神情。他伸出一根葱白色的手指,指尖所向之处……

  “……天狼星。”深谙每个星宿名称的天海下意识地念出了声。天狼星在繁星闪烁的天幕之上显得尤为瞩目,那是秋季夜空中最为明亮的星斗,如一颗晶莹闪耀的宝珠,被牢牢镶嵌在如乌木般漆黑的天空之中。

  “如果是像那样明亮的星星,注意不到是不可能的吧?不管有多少星星,肯定一下子就会被它‘唰——’地吸引去注意力吧?”恶魔一面说一面夸张地伸展开手臂,披在背上的毛毯被他抖落在身后。

  “小天海呢?你是怎么想的?”

  王马将视线移回天海身上,而向来机智善言的天海却不知该如何回话。

  “如果有什么有趣的想法就要说出来哦,毕竟过了今天就没机会了…嘛。”

  “……”

  “……”

  一阵沉默之后响起的,是召唤师念动咒语的声音。

  刻着契约咒文、又沾着王马的血的金杯在咒文声中发出金色的光晕,如同有生命一般地脱离了天海的手指,飘飘扬扬地上升起来。它在升到略过头顶的高度时稍稍停留,然后在咒语声中应声破碎。金色的碎屑如星屑般洋洋洒洒地飘落。

  “从今天起,王马君就不再是我的使魔了。如果你想离开的话我也不会挽留,但是——”

  绿发的青年因为紧张而略略拉长了声音,他如他们初次见面时那样挈过对方的小巧的手,将其放在自己如擂鼓般作响的心口。

  “——但是我果然还是希望,即使不再是使魔,王马君也可以留在我身边。”

  那双美丽的碧绿色的眼眸盈满了繁星的色泽,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纵然是王马也有些手足无措。

   “——以我的恋人的身份。”

  天狼星的光辉在浩瀚无垠的穹顶上释放出银色的射线,又如雪片般悉悉索索地落上了告白者的发梢。

  而沉默持续了大约三四秒之后,早有所料的被告白者才如解冻了一般、低声嗤笑着抽回了自己被握得有些发麻的手。

  “果然,我还是没有看错……

  “小天海果然是个……不无聊的人呢。”

-tbc-

后日谈走这里

评论(6)
热度(34)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