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天吉】Routine(中)

本来以为分两段就好了,没想到需要分三段,我低估了自己随口扯字数的能力

上篇戳这里

·才能育成计划背景设定(←已经把才能育成计划当v3主线了的我

·天吉已经在交往并且同居的设定

·无意义流水账,中心思想是看他们俩人腻腻歪歪

·天海第一人称,大概会有欧欧西


  学校的生活一如既往。我和他总是早晨一同出现,中午一同午餐的事也被同届生们司空见惯。毕竟是每天都要面对的人,有些事即使不说也很难让人毫无察觉。对于“天海君和王马君在交往”这一事实,超高校级的大家都心照不宣。

  “这样不是挺好的嘛,谎言呀隐瞒呀什么的我可是最讨厌了。”

  “谎言和隐瞒的专家如是说?”

  面对我的揶揄,他欢快地笑着回应:“呢嘻嘻,说出这种话,该说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小天海吗?啊,我的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呢?”

  下午的课程结束之后是照例的社团活动时间。我基本上都是选了比较常规的艺术和体育类社团,而他虽然申请参加了一大堆社团(美其名曰“和大家搞好关系”),却作为影子社员神出鬼没(美其名曰“保持作为恶之总统的神秘感”),搞得别人都不知拿他怎样才好。

  对谁都挂出一副虚假的笑脸却和谁都不亲近,这样想来他是个很寂寞的孩子也说不定。

  结束了社团活动之后,我在校门口一边等他一边胡思乱想。

  很快,那个小小的身影就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

  “今天比预想的要晚啊,出什么事了吗?”

  “哦,抱歉抱歉。刚才和组织那边通了电话,因为有重要的事要商量所以花了点时间。”他快言快语地回答了我的问题,然后故作哀怨地长叹一声,“啊啊,做铁腕独裁者还真是超辛苦,要不要一走了之不管他们了呢?——当然是骗……诶?”

  就在他打算以“当然是骗人的”来收回刚才的话时,我却用拥抱来打断了他。身材瘦小的他被我轻而易举地拉到了怀里。

  “王马君,如果觉得辛苦的话跟我说也可以。总是用骗人什么来蒙混过关,我会真的觉得上当了哦?”  

  他没有回话,只是沉默地任由我抱着。这段沉默尤为漫长,长到令我心里有点打鼓:虽然我一向对自己的情商充满自信,可是因为戳穿了他的谎言而伤害了他的自尊心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为零。

  良久良久,他终于发出了声音,用那双纤细的手臂挣脱了我的怀抱。

  “……小天海还真是温柔呀。果然,我还是最喜欢你了。”

  他露出如往常一般的笑容,仿佛是暗示这次是如往常一般的陷阱。他深谙接下来的发展,可我却偏偏没有如他所愿。

  “我也喜欢你。”

  “?”

  似乎是被我突如其来的回答惊了一跳,这副时刻画着游刃有余的笑容的面具出现了裂痕。这副惊慌失措的表情怎么想都不可能是演技。

  “真是的,不怕我是骗你的吗。”

  果然是动摇了,我得意地想着。

  “就算被你骗了也无所谓。现在我就想告诉你,正如王马君喜欢着我一样,我也喜欢着王马君。”我一边微笑着向他宣布,一边用空闲的手环过他纤细的身躯,疾快地缩减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我贴上他的嘴唇的时候,他是含着笑的。他将手臂环上了我的脖颈,待这个绵长而甜蜜的亲吻结束后,才悄然松开。

  “说什么被骗了也无所谓的,小天海真是个有趣的人呢。”分开时,他在我耳边轻声说,“这样有趣的人,我会喜欢也说不定呢?”

  “这句话也是说谎吗?”

  “呢嘻嘻,你猜猜看呢?”

  露出如此笑容的他大概已经回到了平时的状态,如此想着,小小的满足感在我心中悄然膨胀。

  “话说回来啊小天海。”

  “嗯?”

  “你还记得我们是在校门口吗?”

  “……”

  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已经被带着不明觉厉的目光的学生围了一圈,甚至还响起了断断续续的掌声。

  “呢嘻嘻,小天海要在学校出名了。”

  “王马君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吗?明明也是参与者之一?”

  “我一直很出名哦,作为恶之总统嘛。”

  “……”

-tbc-

所以说高中谈恋爱是很危险的,大家都要好好学习哦

评论(4)
热度(35)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