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天吉】Routine(上)

挖了个不知什么时候能填的坑,后篇可能得等十年之后(不

·才能育成计划背景设定(←已经把才能育成计划当v3主线了的我

·天吉已经在交往并且同居的设定

·无意义流水账,中心思想是看他们俩人腻腻歪歪

·天海第一人称,大概会有欧欧西



  我醒来的时候,他还在睡着。

  此时天空刚开始蒙蒙发白,乳白色的日光透过窗帘洒入房间,将昏暗的阴影一寸寸吞噬殆尽。多亏了这层微弱的薄明,我有机会观赏还在熟睡之中的他的面庞。

  也许正因为平时是一个善于用演技掩盖真心的说谎家,他毫无防备的睡脸显得意外纯洁。散发着恬淡香气的紫色头发在他圆润小巧的脸庞两侧软软地打着卷,浅色的双唇随着呼吸的节奏轻轻翕动。酣睡中的他如猫般蜷缩着身体。那样纤细的身姿让人不由担心他会不会被埋没在床褥之中。

  稍稍饱了眼福之后,我一面注意着不要将他惊醒,一面小心地将环着他的手臂抽了出来。睡衣的袖子上也许会沾上他的口水印,不是问题。

  拜常年待在户外所赐,我是那种睡醒之后很难再次入睡的类型。所以这种时候也索性不做挣扎。洗漱更衣完毕之后,我开始为两个人准备早餐。

  当咖啡机中的醇香在房间里氤氲开来的时候,面包机吐出了烤得恰到好处的吐司。我也将餐盘餐具摆放就位,时间掐得刚刚好。

  我一面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修整仪表,一面想着他大概已经起床了。果不其然,在我如此想着的三十秒过后,他准时地拉开了卫生间的门。

  “明明是男孩子早晨却要花时间化妆,小天海果然是个超——奇怪的人呢。”

  语调一如既往地轻佻顽皮,但我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有点气息不顺,大概是起床后短时间内的低血压导致的吧。稍微有点可爱。

  “注重仪表是对他人尊重的体现,这点不论男女都是一样。倒是王马君明明是秘密结社的领袖,平时却打扮得乱糟糟的看起来很不可靠吧?”

  “那些家伙才不会在意我的外表。而且小天海会帮我的所以我不在意也完全没问题——”

  他以和平日无异的笑嘻嘻的表情吐出了甜蜜的话语。而我明知道他并非出自真心,却对撒娇的他无从抗拒。这么想来他真是个狡猾的孩子。

  整理妥当之后我和他一同坐到了餐桌前。今天的早餐是吐司片配巧克力酱。我并不算喜欢甜食,这么搭配只是为了随他的喜好。

  “咖啡什么的最讨厌了。即便知道我讨厌咖啡还是要准备咖啡的小天海果然是讨厌我吗?”说着他露出一副泪眼汪汪的表情。真是厉害的演技,第一次见的人肯定会上当吧。

  “反正是说谎吧。不管怎么说我也不会让你一早就喝碳酸饮料。”我一边反驳他的话,一边从善如流地递给了他砂糖的罐子。他很快收起了那副可怜兮兮的哭颜,呢嘻嘻地笑了起来。

  “果然还是小天海了解我。最喜欢你了——!”

  我也最喜欢你了。虽然想要这样回答他,但他的表情分明就告诉我这句话是个不折不扣的陷阱。

  “——骗你的!”

  果然如此。

  吃过早饭之后我们相互帮对方系上了制服的领带,然后一起出了门。

 

  穿着学校制服走在路上的我们接受着路人艳羡的目光。想来这是当然的,毕竟我们所就读的学校是那所人尽皆知的——

  “呐小天海,刚才起就有人盯着你看果然是因为你睫毛膏涂花了吗?”

  “……你是故意的吧。” 

  之后我们被早高峰的人流卷入了电车。我紧紧地扣住了他瘦小的肩膀,担心一撒手他就会被淹没在人海。

  “王马君如果没有拉环可以抓就抓住我的手吧……?”我用一只手抓住了拉环,将另一只手空出来递给他。

  “呐小天海,从刚才起你就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对吧?”他故作不满地鼓起脸颊,然后刻意压低了声音“你看我们是那种关系对吧,一般来说这种时候不都有更加ero的选项吗?”

  “比如说呢?”我笑着问他。

  “比如说这样哟嘿——!”

  他在拥挤的电车上放低了重心朝我扑来。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正面熊抱住了我,将柔软的脸颊贴上了我的胸口。在充斥着灰尘和消毒水气味的车厢里,他身上特有的柔和而甘甜的气息涌进了我的鼻腔。

  “抓住小天海啦,这样就可以了吧。”身材矮小的他贴着我的胸口抬起了头,用闪亮亮的眼睛仰视着我。

  “我还以为会有更加ero的选项呢。有点失望。”

  “说了不得了的话啊小天海。”

  我们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直到下车。由于人群遮挡了视线的缘故并未引起旁人诧异的目光,真是万幸。

  与车站相隔一条马路的地方伫立着一幢壮丽雄伟的建筑,过路者无不以憧憬的眼神向其行注目礼——这就是我和他所就读并引以为豪的希望之峰学院。

  就在今年年初,我和他分别作为“冒险家”和“统治者”的才能拥有者被筛选出来,作为第七十九届学生成为了这所以培育精英为信条的学院的一份子。我和他的初次相遇便是在今年春天的开学典礼上。

  我和他成为恋人的时间是自此过后两个月。我向他表明心意之后,他以“挺有趣”为理由接受了我的告白。从那以后我们开始了正式的交往。

  而开始同居的时间是暑假到来之前。在此之前,我们慎重地询问了彼此的家人。他在网路上与我那常年不在家的父母和妹妹们见过了面;我也拜谒了他的秘密基地,征求那些与他并无血缘关系的“家人”的同意。

  当他提着那个能把他自己都装进去的行李箱来到我家时,我家阳台上的蔷薇花正直盛放。自那之后,我对他的感情发展成了一份更为牢固和甜美的缱绻,时至今日方兴未艾。

-tbc-

谢谢读到这的小天使们,天吉特别好你们快吃我安利

评论(10)
热度(68)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