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千奏】访谈录(下)

挺着拖延症把后篇搞了出来,照例先 @氧化林檎茶

前文戳这里

【食用须知】

·千奏

·采访体,转校生/小杏视角

·有一些对话取自剧情

·角色属于晶爹,ooc属于我

·有一点脑补过去,等官方来打脸系列


正文↓


【深海奏汰】

  “下午好,小杏。太阳就要落山了,今天是个很棒的『晴天』,是适合『玩水』的天气呢~♪

  “『采访』?小杏问我什么我都会如实回答哦,因为小杏是『好孩子』呢~

  “『加入流星队的理由』?因为千秋说很『来电』哦,我看到『鱼』的时候也觉得很来电,大概是同一种感觉吧~

  “我没有在『敷衍』呢,『说谎』的坏孩子是要吞一千根银针的~

  “我是『去年』才加入的流星队,所以对『过去』的事不太了解~

  “当时的流星队在不断的摩擦中失去了作为英雄的『灵魂』,沦为了为了对决而存在的『纸偶』,那样的队伍是不能给观众带去『欢笑』的。

  “『千秋』吗?那时的千秋是个『胆小』又『爱哭』的孩子,这一点直到现在都没有变呢~

  “呼哈哈~♪在大家眼里,现在的千秋已经是『可靠』的前辈了呢。因为千秋是个热衷于『扮演』英雄的孩子啊。

  “但是,就因为是这样的『队长』,『孩子们』才会留在他身边吧?铁虎,忍,翠……不管嘴上说得怎样不耐烦,大家都还留在『流星队』。大家都深爱着千秋,为了和他比肩一直努力『向上游动』呢~♪

  “『我』的话,怎么样都好哦?不管是让人操心的『队长』还是『没长大』的孩子们,『注视』着他们才是我要做的事哦?千秋的话,还是希望他多『依靠』我一些吧?既然是『战队』,相互帮助时当然的哦。明明那么『胆小』,却为了『保护』大家而冲在最前面,对于这样只顾自己耍帅的『队长』,我可是要劈手刀的呢~

  “是呀,正是为了实现这样的『队长』的愿望,我才加入了『流星队』哦?

  “漂浮在冰冷的『海底』深处,被称作『怪物』的我——向这样的我伸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千秋』。

  “明明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却坚定不移地握紧了我的手。这样的手掌上传来了『温暖』,将我一点点地从『海底』拉到了『陆地』上。

  “所以呀,尽管在陆地上很『麻烦』,我还是会选择留下的理由,是因为千秋在『那种时候』都义无反顾地实现了我的『愿望』,所以这次,我也要陪在他身边,实现『他』的愿望。

  “……『喜欢』吗?

  “呐,小杏。我很喜欢『鱼』,很喜欢『龟五郎』君。『薰』和『飒马』、『零』和『涉』、包括『小杏』在内的大家,我全部都很喜欢。但是千秋不同。

  “并不是说『讨厌』千秋哦?只是觉得对『千秋』的喜欢和对『龟五郎』君,对『其他』的大家不同而已。想要离他更近一点,想要成为他的『力量』——这样『强烈』的感情,以前从来没有过。但是,好像也不坏的样子,我就暂且『观望』好了~

  “『主动』吗?真是有『制作人』风格的想法。会表扬你的,好孩子好孩子~

  “如果得不到『回应』的话,『主动』什么的会像浪花一样,徒然『消逝』在海岸上哦~噗咔噗咔~♪

 

【守泽千秋】

  “晚上好,小杏!已经放学了还在工作真是有干劲啊,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话就不要客气来求助我吧!我是燃烧的火热之心,大家的红色流星守泽千秋☆

  “什么啊你那一脸看笨蛋的表情!打招呼的时候要精神满满地自报姓名不是常识吗!

  “当然了!采访也是成为英雄的试炼!

  “流星队的诸位?流星Green的高峯虽然总是一副没干劲的样子,但我相信他是那种只要想做好就能做好的孩子!流星Yellow的仙石,小小只的很可爱,是个怕生的孩子,为了成为立派的忍者正在努力修行,最近总是和我一起看特摄剧所以比较聊得来;Black的南云作为代理队长相当可靠,训练也很认真,将来一定会取代我成为了不起的队长。奏汰,也就是流星Blue……啊,对他我还不太了解——

  “就算你这么说……奏汰作为偶像确实拥有了不得的实力,但因为那家伙太有自己的风格了,谁都无法参透他的想法。即便如此我也信任着他,流星队的大家都是为了正义而战的同伴☆

  “‘温柔’吗?大概吧!超新星那次之后有听鬼龙说过,我不在的时候奏汰有好好照看后辈们,真好啊,将来奏汰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哥哥吧。

  “不是这样的。奏汰是二年级的时候才加入的流星队。但是即使他只是中途加入也是我们不可或缺的同伴!与同伴建立牢不可破的羁绊,只有这样才能成为天下无敌的英——

  “——好痛!为什么突然用纸扇敲我!在对方念台词的时候突袭可是不可原谅的行为!

  “唔唔……

  “那时的奏汰和现在完全不同呢:没有加入任何组合,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平时也几乎不去上课,天天宅在海生部活动室里。

  “不是的。一面作为‘天才’备受重视,一面又被当做‘恶人’遭人排斥,又是一个那样性情古怪的家伙——这种情况下没有谁会主动邀请他的吧?

  “哈哈哈☆这可是我做过最正确的事之一呢!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很来电吧!第一眼看到奏汰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种‘就是这个人’这样的感觉?

  “那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吧!这种细节不用在意!

  “非要让我回想起来不可吗?真是不错的气势!果然青春就是要在战斗中燃烧的吧哈哈哈!

  “唔啊!好险好险!没想到小杏你也有这么可怕的一面啊?不过托你的福,我想起来了哦。

  “你是知道的吧,学校那边的海滩?对对,海贼祭的那次大家一起去过的!那天组合训练结束之后我想去海边透透气,就在那里遇到了落单的奏汰。

  “那时的我和奏汰在同一年级不同的班,几乎没有什么交流,顶多就是互看对方几场演出的程度。这么接近地看到他还是头一次哦?不过他背对着我所以没有看到我就是了。他沉默地注视着沙滩尽头的海浪——然后,他开始唱歌。

  “是的!在没有扩音和伴奏的地方,他的声音很容易就被风声盖过了。尽管这样,那依旧是很空灵很优美的声音,但又显得非常孤独——明明有着这样好听的歌声,却没有一起唱歌的同伴什么的,太悲哀了不是吗!

  “哈哈,那时组合里的前辈们也是这样想的哦?但是放着需要救援的人不管怎么是英雄的作风!

  “我和学生会长不同,不会说什么‘为了长远的幸福考虑’这种话,‘想要和朋友一起快乐地活在当下’怎么想都不是错误的嘛!更何况比起‘为了多数人的幸福而牺牲少数人’这种事,守护所有人的幸福才是英雄该做的事吧?

  “虽然奏汰也说过我实现了他的愿望什么的——但我不觉得有做什么帮忙的事,那时也只是抱着‘这么好听的歌声,如果能在更近的地方听到就好了’的心情邀请他入了队。反而是他在入队之后帮了我很大忙啊!照顾后辈也好编排演出也好,偶尔还会听队里的诸位发牢骚,就像大海一样温柔地包容着大家——虽然完全搞不懂奏汰是怎么想的,但是能遇到他真是太好了,我发自内心地这么觉得!

  “说实话我也有想过,会不会自己的做法太过任性了,给流星队的大家——尤其是奏汰——添了麻烦。自从和南云闹矛盾以来,我也有一直这样自我反思着。呐小杏,你怎么想?我会不会太——

  “——好疼好疼!你居然还留着那个纸扇!啊呀快住手!快停下!

  “‘比起一味逞强,学会依靠同伴比较好’?是奏汰这么说的?啊哈哈☆那家伙也会说出这么有前辈风格的话了!不错嘛!有机会要好好表扬他!

  “现在去找他?可是已经放学那么久了……喷水池?他还在那里?我知道了,现在就过去!

  “把刚才说的话也一并告诉他?等等为什——好了我这就去说!你先把纸扇收起来!

  “——啊,对了,小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这次多谢你了!有机会一定要给你一个感谢的拥抱☆哈哈哈……”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久才填坑,我给星夜噗咔肝满破去了……

评论(4)
热度(43)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