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十腐&一代全员】公主与女巫不得不说的故事(下)

上篇在这里~

请注意看食用须知qwq


【正文】


 柔和的金色灯光伴着音乐缓缓亮起,明亮的色泽将舞台勾勒得如同金碧辉煌的宫殿。第一幕是小公主的诞辰。饰演皇后的雾切响子披着长袍与饰演国王的桑田怜恩并肩在舞台上转圈踱步,怀中抱着被当做幼年公主的人偶。(想着自己和人偶演了同一个角色,十神觉得欲哭无泪。)雾切保持着她一向从容不迫的态度,演出也行云流水。而令十神惊讶的是素来不靠谱的桑田竟然也超常发挥,将国王的威严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本来以为桑田君说要当明星的话只是说说而已呢。”后台的不二咲一面小声感叹,一面敲打键盘,驾轻就熟地通过电脑操控着灯光和音响。

  “那家伙可不会想那么远,八成只是为了讨舞园的欢心罢了。”坐在一旁的大和田不屑一顾地轻啐一口,毫不客气地将双腿翘到了桌上。

  十神随向来与大和田不睦,但还是暗自在心中赞同了他的意见。而舞园突然离开的受害者不止自己一人的想法也让十神稍感宽慰。

  而当宽慰过后再次回过神来时,十神发觉戏剧已经进展到了仙女赐福的部分。身着仙女服的朝日奈和大神对着雾切臂弯中的人偶挥舞起手上的魔棒说出祝福的话语。而当塞蕾斯准备开口时,不二咲却猛敲了几下键盘,雍容华贵的金色舞台刹那间变成了诡谲的紫色,连BGM都变得低沉悚人起来,就在一片鬼屋般的气氛下,身着黑色长裙的女巫,腐川冬子登场了。

  腐川一面发出尖尖的笑声一面挥舞起木质的长杖,高声诅咒小公主红颜薄命。而从未在任何事上认同过腐川的十神此刻不得不夸赞腐川的演技超群,那种与生俱来的阴暗气场饰演真是大反派的不二人选。

  “本色出演..吧?”不二咲和大和田异口同声。

  腐川退场之后舞台的灯光效果回复了往常,可背景音乐却变得悲伤沉重起来。雾切棒读着念出一串心痛欲碎的台词之后,身着仙女服的塞蕾丝缇雅飘逸地走上舞台。她的脸上挂着秀丽而阴毒的笑容,与刚才刺挠十神时并无两样。当她开始宣读台词时十神已被山田拉到大幕一侧,随时准备下一场登台。

  几分钟后不二咲熄灭了灯光,大和田和叶隐飞跑上舞台更换布景。第二幕是已经成人的公主与三位仙女在森林中隐居的情形。十神一面流利地与其他三人对着台词,一面趁着自己背对观众的瞬间抛给塞蕾斯几个白眼以报复她之前的毒舌。第三幕则是公主王子在林中的偶遇。为了配合饰演王子的苗木塑造出“英俊挺拔”的形象,十神不得不在长裙中小心翼翼地蹲下几公分,可惜还是比一米六的苗木君高出了不止一点。看到这里时台下的观众纷纷忍俊不禁,而后台的各位更是放弃了忍耐嗤嗤地笑出声来。于是十神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地掀翻了自己心里的那面矮桌。

  ——去你们的吧!

  重头戏终于到了。在笼罩着深绿色的舞台之上,几束白色灯光被聚焦在舞台中央,那里放着手工触山田花了两天半时间制作的纺车模型。而十神则从舞台边缘一面朗诵着繁复冗长的台词一面向中间靠近。然后在纺车一侧伸出手指触摸毒针,然后故作姿态地优雅倒下,到此为止他的任务基本完成。

  下一个登场的大概是腐川吧?十神回忆着自己只看过的台本,依稀记着后面的情节是女巫奸计得逞,得意洋洋地发表几句反派特有的获奖感言,立下Flag后便退场。然后王子上场吻醒公主打败女巫。大团圆全剧终。这场闹剧便能顺利结束了。

  ——本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却如一开始那样,事情的进展往往并不遵从“本应该”的那样。

  而此刻,躺在舞台中央的十神白夜,似乎已经隐约摸清了这一自然规律。

  因为他合上眼睛的瞬间,胡椒粉的气味刺入了鼻腔。

 

  在十神闭上眼睛的一段时间之内,站在舞台幕布之后时刻准备登场的腐川猛然闻到了胡椒粉的气味。然后就如大家所料想的那样,她在一个喷嚏之后放出了第二人格灭族者翔。

  灭族者虽然疯癫却并不笨,她很快便了解了此刻的状况。而尽管如此,当她从幕布之后尖笑着跑上舞台时,后台的诸位之中没有人能够预测她的下一步行动,因此也没人出现阻拦。

  不过好在观众似乎也没有发现端倪。

 

  不二咲费力地操控灯光聚焦在狂奔向十神的灭族者身上,却怎样也跟不上她的速度。

  “啊哈哈哈哈,这样一来公主就陷入昏睡了呢☆”

  在舞台中央停下脚步的灭族者放声高笑,这笑声令在场的所有人毛骨悚然。

  其中最为惊恐的,莫过于躺在地上的十神。

  但即便如此,这样的笑声和灭族者接下来的行动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灭族者将侧躺在地上的十神身体扶正,然后众目睽睽之下,跨坐到了十神的腰上。

  “王子什么的都去死吧☆公主果然还是让我来拯救。”

  ——她对着下巴上的麦克风这样说着,然后弯下身对着十神吻了下去。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百合展开?!”幕布之后的山田失声惊叫,却被塞蕾斯一个爆栗强行消音。

  后台,78届的超高校级们,在那一瞬间静止成了雕像。

  几秒钟后,解冻的石丸发出悲愤的长鸣:

  “在做什么啊灭族者!这样会毁了全班的心血啊——”说着石丸就要冲上舞台与灭族者决一死战,却被身旁的苗木扯住了手臂。

  “冷静啦石丸同学,话剧还没结束呢。”

  苗木都这么说了,石丸只得平复下心情,含着泪看向电脑屏幕。索性在灭族者吻上十神的瞬间,不二咲尽职地熄灭了灯光,等到喷嚏声再次响起时,才放心地打开了灯光。

  而在打开灯光的刹那,音响中却传出了本不应该存在的柔美女声旁白:

  “公主十分感谢拯救了自己的女巫,便和她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不二咲面对聚焦在自己身上的几数束诘问的目光只得无奈地摇摇头,表示音响中的声音与自己无关。

  迷之旁白结束后几秒钟,台下的观众们才意识到话剧已经结束,后知后觉地起身鼓掌。

  而台上已经恢复的腐川与已经站起身来的十神也不明觉厉,只得迷迷糊糊地鞠躬谢幕。

  舞台剧就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了。

 

  几天之后,由78届生演出的《睡美人》登上了希望之峰学院校报的头条,报道称虽然内容乱七八糟,但情节独树一帜出人意料,而男扮女装和百合展开又恰好满足了某些群体的喜好,因此而备受好评。

  石丸看到自己导演的话剧在全校备受好评,索性也就忘了那场混乱,决定不再去找灭族者算账,似乎还要好好感谢她。

  而腐川在台上恢复神智的瞬间发现自己正吻着十神,从那时起便陷入了幸福的迷乱之中。连续几天她都在回味那个吻,为此甚至还几天没吃饭,新年时大家再次看到腐川时她似乎比从前更为消瘦了,不过本人倒是浑然不觉。

  如果说78届学生中有谁对这场话剧抱有不满的话那就是十神了。被迫男扮女装还被强吻,御曹司的尊严早已消失殆尽。现在的十神已经开始质疑生存的意义了。

  “嘛啊十神君,就当是送给腐川同学的圣诞礼物了吧。”望着日趋崩溃的十神,乐观主义者苗木诚不由得如此劝慰。

  ——这个说法似乎可以接受。

  “哼,是我施舍给她的。”一面小声说着,十神侧眼看向窗外,积雪覆满了教学楼前宽广的庭院,阳光则显得更为耀眼了。

  ——那个吻的感觉意外地不坏。

  ——不不不,那个吻糟透了。

  无意间在心中袒露出真实想法的十神显得手忙将乱,急匆匆地将刚刚的想法从记忆中抹去。

 

【后记】

  “所以说,果然成功了吗。”

  演出结束当天,狭小的房间里昏黄的小灯泡透出摇摇晃晃的光线,映在光线之中的是三张少女的脸。其中两张秀丽的面庞上都挂着有几分促狭的笑容,而另一张相貌平平的脸则如带着面具一般严严整整地板着。

  “我把带着胡椒粉的烟雾弹投过去了,也探测到了喷嚏声,应该不会有差。”相貌平平的少女,战刃骸说。

  “不过他们居然真向江之岛同学说的那样让十神君当公主了?我还以为绝不可能呢。”秀丽的少女其一,舞园沙耶香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那是当然的啦,因为是我嘛。”另一秀丽的少女,也是计划的主谋,江之岛盾子露出了洋洋得意的表情。“好啦好啦,我们三个今天都做了好事,不是应该好好庆祝才是吗。”

  “是这样呢,考虑到腐川同学和十神君的话……可能两个人都很难主动呢。”

  “正是如此!那么舞园酱今天赶通告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姐姐和我留下来收拾就好啦。”

  “真的可以吗?那么晚安,江之岛同学和战刃同学。”

  ……

  舞园轻柔关门声响起的瞬间,江之岛卸下了笑盈盈的面具,露出了如豺狼般明亮尖锐的目光。

  “那么盾子,该告诉我了吧。”战刃一面整理着在此时显得有些过于小题大做的枪支,一面以扑克脸向着一旁的妹妹发问。

  “啊,什么啊残姐。”

  “这样做的目的。”

  “目的?因为很有趣嘛。非要说的话就是给同学送一份圣诞礼物啦。”

  “……只是这样?”

  “真是的嘛——整天想这么多是有多残念,该说不愧是残姐嘛!”

  前一秒还目光锐利的少女后一秒钟就如小孩般撒泼耍赖了起来,而战刃对于如此的妹妹习以为常。

  “——反正已经是最后一个圣诞节了嘛。”

  几秒钟后,超高校级的绝望,江之岛盾子声音低沉道。

-fin-

看到这里的诸位,新年快乐!


评论(1)
热度(23)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