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十腐&一代全员】公主与女巫不得不说的故事(上)

已经变成元旦贺文的圣诞贺文【?

【食用须知】

·以十腐为轴的78届全员向(大概?

·大概是逗比向

·舞台剧梗,公主十神和女巫腐川

·OOC有,角色崩坏严重(尤其是十神!

·语言不通顺是常有的【。

·一代剧透注意!

 

【正文】

 “再说一遍不可能的。”

  空荡荡的阶梯舞台上,回荡着超高校级的御曹司十神白夜坚定的声音。

  “可这真的是最后的办法了!拜托了!十神君!”

  十神白夜的对面,他的同窗,超高校级的风纪委员·石丸清多夏正以九十度的标准鞠躬向他高声呼喊。

  “不可能的。”面对石丸如此义正言辞的请求,十神还是毫不犹豫地泼了冷水。

  “——让我来演公主这种事,无论你说多少次都是不可能的。”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当第78届的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由校长雾切仁一时兴起所举办的圣诞晚会的演出节目时,由江之岛提案的话剧《睡美人》得到了全员的一致赞成。定下剧目之后便是确定演员。舞园沙耶香是理所当然的女主角。而男主角则在众人的一片起哄声中被选定为苗木诚。作为风纪委员的石丸清多夏自封为导演兼负责人,气势凛然地为其余的同学分配好了角色。而没有角色的同学则作为剧务组在后台轮流值班。

  向来对集体活动缺乏积极性的十神自然而然被分到了剧务组。而他的工作也不过只是清闲地坐在椅子上等候下一人的换班而已。

 

  ——本来应当是如此的。

  而当一切都准备就绪,距离演出只剩下十余个钟头时,女主角·舞园沙耶香接到了来自经纪人的突如其来的短讯,而内容则是圣诞节的演出通告,时间恰是十余钟头之后的傍晚时分。而向来以工作为大的舞园自然对经纪人的命令言听计从,只留下一张道歉的便条便匆匆离开了学校。

  后果可想而知。

  本以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众人一下子炸开了锅。首当其冲的便是责任心过剩的导演兼负责人石丸清多夏。主演失踪,而作为最初提议者的江之岛则和战刃一同一周之前便离开了学院,这样的打击让石丸头上青筋暴起,却又因犯了错的人只是一个柔弱(?!)的姑娘而不好向其撒气,只得将怒气发泄给学校走廊的墙壁。有幸围观了这一景象的某位占卜师表示石丸君捶打墙壁时头发都变成了白色,真是可怕极了啊哒呗。

  泄愤过后冷静下来想办法才是正道。向来的冷静担当·雾切响子分析道如果想要圆满完成话剧必须要找个人来接替舞园的角色。而这个人不但需要有空闲和精力,还需要有高超的理解力和记忆力,可以在十小时之内背完台词熟悉完角色,而最重要的,这人必须有与公主这一角色相称的高贵气质。而听完雾切的分析之后,另一冷静担当·塞蕾——不,安广多惠子带着她惯有的腹黑微笑表示这样一来,公主的人选不是显而易见了么。

  雾切微笑点头,正是如此。

  于是在两位冷静系少女心照不宣的对视之后,便有了故事开头的一幕。

 

  “所以说拜托了十神君!除你之外我们真的别无选择了!”

  “说了不可能的。理解力如此之差真是符合愚民的身份。”

  在十神式毒舌之后的几秒惯有冷场时间内,两个来自其他人的声音也插入了两人僵持不下的争论。

  “居然跟兄弟这样讲话!信不信现在就把你大卸八块啊混蛋!”

  “冷静下来啦大和田君。十神君,我觉得还是接受石丸君的提议比较好哦?”

  十神用眼角余光瞟过在石丸身后推波助澜的亲友二人组,心中暗自腹诽你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行你上啊。

  即便如此,十神也只是想想而已,纵然大和田和不二咲都并非参演人员,可两人却分别是剧务组中体力役与脑力役的中流砥柱,临时要求两人参演绝对是无理取闹的做法。

  ——这样想来,自己确实是有些无理取闹。

  原本态度坚硬的十神陷入了犹豫之中。

  而察觉到十神的犹豫的石丸将正在鞠躬的身躯又弯下去了几分,十神几乎看到有几粒汗珠顺着那整齐的短发滴落到了阶梯舞台的木质地板上。

  ——不至于吧这家伙?

  十神觉得自己的脸上也有汗流下来了。

  

  “到此为止了,十神君。”

  正当十神摇摆不定时,一个清澈的声音从阶梯舞台的入口处倏然响起。映入眼帘的是笔挺苗条的少女的身影。

  “雾切?!”

  冷静严肃的侦探少女不知何时就站在了十神面前,用戴着手套的左手拍了拍正弯着腰的石丸的肩膀,而后者似乎也对她的出现无比惊讶。

  “那么提问。十神君,如果没有人出演公主这一角色的话,《睡美人》这部话剧会变成什么样呢?”

  “嗯……”

  ——怎么样什么的,没了主角的话剧是没法想象吧。

  “肯定会变得乱七八糟的吧?那么来看话剧的人会怎么说呢?‘78级这届真是差劲’什么的,‘超高校级也不过如此’什么的,更可怕的是,”雾切郑重其事地挥了挥右手的食指,“可能有人会说‘十神财阀的继承人在的班级真是令人失望’,这样也没关系吗?”

  “唔……!”

  会心一击达成。望着目标惊慌失措的样子,攻击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残血的十神捂着肚子颤巍巍地转头扫视,看到的是风纪委员期待的星星眼,仿佛自己一个“不”字出口他就要冲上天台身先士卒。

  而另一边,侦探双手环胸,一副自信满满胸有成竹“你接下来要说什么我都知道”的表情。

  ——啧。

  深知自己早已没了退路,十神忍不住在心里啐了一口。

  “……我知道了,我演就是了吧。”

  沉默良久之后,鲜少低头的御曹司被逼无奈地缴械投降了。

 

  “大客满,太好了呢。”

  ——不,才不好吧。

  演出开始五分钟前,换装完毕的十神白夜端坐在幕布之后,斜眼看着仙女教母役的两位少女——虽然其中一人看上去并不是很像少女——隔着幕布窥视观众席时作出的兴奋谈话。

  “那是自然的,朝日奈。吾辈可是希望之峰引以为豪的有才能者。”

  “尽管如此还是很高兴啊樱酱!”……

  十神转过头,试图将注意力从这场关于“今天观众很多”而引起的对话上移开,而视线所及之处却出现了另一位少女的身影。

  “贵安,十神同学。今天的衣服很适合你呢。”

  没错,第三位仙女教母役,塞蕾斯缇娅优雅地向十神微笑行礼。而藏在微笑之中的却是不露声色的嘲讽。

  ——尽管这份嘲讽在言语中变得露骨起来。

  “呼呼呼,本以为这里尽是些丑陋的家伙,没想到也能找到如此适合公主裙的家伙呢。怎么样十神同学,最大码的公主裙穿起来感受如何呢?”

  想到为了配合身高而租来的最大号公主裙腰围比十神宽了不止一圈,靠着女子力担当·不二咲的缝纫技术和姑娘们贡献的发夹才达到适合尺寸,十神不得不狼狈地移开视线,用热度几乎可以发射激光的眼睛盯向阶梯舞台后台水泥质的地面。

  “闭嘴,安广多。”

  “啊呀,叫我那个名字我可是会困扰的呢。说起来腐川同学对你的演出可是充满了期待呢。”

  想到那个一直对自己怀有憧憬的少女也将看到自己这副丑态,十神就顿感无地自容。

  ——不对,我才不在意那家伙的感受。

  十神在心里暗暗纠正自己。

 

  就在十神和塞蕾斯拌嘴的空档,负责操控电子设备不二咲已经按下了BGM的开始开关,而舞台前方也传来场记兼编剧的山田的呼喊声。而塞蕾斯则怒气冲冲地回复了一句“安静点你这死猪”便提起长裙向幕布前方奔去。

  演员组都在后台消失后后台的人数变得屈指可数。而第一幕没有戏份的十神则和为数不多的剧务组一起在后台待命,透过不二咲的电脑屏幕监视舞台状况。

-tbc-

评论
热度(12)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