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要千】火焰与海

给新扩列的同好羽毛桑的感恩节贺文,然而紧赶慢赶还是迟了×


【食用须知】

·伊佐木要×比良平千咲

·时间轴为动画第十话到十一话

·与其说同人不如说是谈了自己对这个CP的理解?

 

【正文】

  那少女曾无数次闯入他的梦魇。

  少女披着雪白的婚纱。温润和煦的阳光为她的身影镀上一层铂金,那时的她仿若神殿前的金像般熠熠生辉着。乳白色的裙裾随她的动作轻飘飘地摇晃,白纱下丝绸般的发丝在风中如海浪般翻涌。

  少女的背后是一望无垠的玫瑰田,那摇曳的艳红色花朵与她梦幻般的姿态仿佛是一体的。那些花朵仿佛是因为她的存在,才开得如此旺盛。

  梦中的他朝梦中的少女疾步走去,在此之后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张开了双臂——因为那少女也仿佛要回应他似的,伸出了两条莲藕般的白臂。

  少女含笑注视着他来的方向。那青蓝色的眼眸如他所热爱的大海那般明朗而澄澈。粼粼的波光在那海中宁静而温柔地沉浮着。

  他是认识那少女的,他熟悉她。

  在看到那笑容的瞬间,他——伊佐木要如此确信着。

  然而他如此想着的下一秒钟,少女眼中的大海却汹涌起了巨浪。

  就是在那一刹那,无数的红玫瑰同时燃烧了起来,将晴朗无云的天空倾注上诡谲的红色。

  轻柔的风骤然加剧,拉直了少女有些卷曲的长发。少女那陶瓷一般的肌肤也被火焰铺上了一层抖动的橙红。

  纵然少女的神情与动作并未改变,但在如此的环境下,少女原本平和的笑容竟显得疯狂起来。白纱与长裙在劲风中夸张地浮动,连少女那如金像般的身影也被火焰扭曲地如同鬼魅。

  梦中的他却没有停下脚步,朝着火焰与少女步步靠近。

 

  伊佐木要自梦中乍然惊醒。

  与被噩梦缠绕的他形成鲜明对比,被蓝色海水所填满的窗外,灰色的雪片不疾不徐地飘落着。

  平复着自己急促的呼吸,要如往常一样翻身下床,为自己换上早已废校的波路中学的制服。

  在他有些眩晕的大脑里,梦中的情形如录像一般反复播放着。

  纵然不愿回想,可那梦中少女的脸庞却清晰得如雕刻在他脑海一般挥之不去——那是他的青梅,比良平千咲的脸。

  ——那是他单恋已久的青梅,比良平千咲的脸。

 

  恍恍惚惚地塞了几口早餐,心不在焉地和家人道别后,要踏上了那条自己所熟悉无比的、横穿自己家门的小道。一队色彩斑斓的热带鱼如一阵风似的朝他铺面而来,又灵巧地逐一避过他的身躯朝后钻去,这一对陆地上的人们来说无法想象的景象对于海底居民来说却司空见惯。

  而灰白色的雪花却打破了这一平静如画的景象。

  暖雪降临的时间掐指算来一周有余。这时间不长也不短,长到让每个海底居民都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征兆背后的意义,却短到让人打心里对其不可置信。

  直到现在,要有时还会怀疑这只是一场梦,一个鳞大人为了打发他那漫长到不可想象的岁月而开的一个恶劣的玩笑,而暖雪平静且不由分说的堆积却清楚地向他强调着这一事实的真实确凿。

  这样想着,要借着水底世界的浮力轻盈地跃起,飘过熟悉的街巷。

  巷口的天井是他与好友们每个早晨会面的地点。距离日常的会面时间还有一段距离,此刻的天井空无一人。唯有色彩艳丽的鱼群悠悠地穿过,留下一串白白的小泡飞向天空。

  抬头凝望天空的尽头,却只见暖雪施施然降临。降临在这他将与朋友会面的天井,一点一滴覆满载着着他无数回忆的海中大地。

  光也好爱花也好,对要来说分外特殊的千咲也好,总角之交的深厚友谊使要感到安全而温暖。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四人的关系在暗处发生着转变,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微妙的状态。而这种微妙的状态却使四人原本坚不可摧的友谊变得脆弱而不稳定,如易碎的玻璃般稍不留神就会支离破碎。

  而这场施施然的暖雪则无疑加速了这场结果未知的变化。

  纵然装出比谁都从容沉稳的样子,要却对自己早已接近临界点的状态心知肚明。

  当这份不寻常的情愫最初开始萌芽时,要并未感觉到惶恐和不安。他如骑士般守护在千咲左右,如红肚子的海牛般安静地倾听她或是赞许或是抱怨的话语,不留痕迹地为她排除种种困扰,注视着她因欣喜而绽放的笑容——为了那样的笑容,怎样都是值得的。

  这是要所一直引以为豪的感情。那时的他从未觉得这是一场苦情的单恋,相反,他眼中的整个世界都被这份奇妙而新鲜的感情渲染得多彩了起来。

  然而当他注意到千咲那海蓝色的眼瞳中映出的总是另一位少年的身影时,这份感情却成了灼烧他心灵的烈火。也正是从那时起,那恐怖的梦魇钻入了他因苦涩而缠绵悱恻的夜晚。

  要从未怨恨过光——温柔如他,怎会怨恨自己的发小?——然而他却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若千咲喜欢的是自己该多好。

  而这份微不足道的幻想,也与那无法道出口的暗恋一同,被埋在了要心底的最深处。

  埋藏的时间每加长一天,告白似乎就变得困难了一分。

  而暖雪日益增长,海洋居民不久之后将陷入长眠的今日,要感觉自己仿佛是被逼到了悬崖边沿。那沉重地感觉使他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与之战斗了吧。

  这样想着,要转身离开了天井,朝着另一方向坚定地走去。

  距离会面时间还有一小会,不过要觉得大概足够了。

  暖雪依然毫不停歇地下着,然而蓝色海平面的尽头,耀眼的阳光却顺着波光渗入了海底。

  这时的要对这场不请自来的暖雪抱着微妙的感激,想来若不是其将自己逼入了绝境,他恐怕要任由自己将这份珍贵的感情埋没,任其被时光的洪流冲淡了。

  然而现在的他,却毫不动摇地迈开步伐,

 

  要到达比良平家的门前时天色尚早。他估摸了一下时间,暗想千咲

这时大概已经吃过了早饭,梳妆完毕准备出门了。

  作为竹马的要对千咲的了解程度是无可比拟的。敲门声响起不久,同样穿着波路中学校服的少女便不慌不忙地走到门厅,一边和他寒暄一边将柔顺的长发束成马尾。

  千咲的眼眸如要梦境中的那般温柔而纯粹。除了要所深爱的大海,他的故乡之外,他觉得世上没有什么能和这眼眸相提并论。她的眼神如安静而好奇,与平日里与他对视时的神色并无差异。

  也许等他说完下一句话,状况就会不同了吧。要这样想着,忐忑与浅浅的得意之情在他的脑中碰撞,胸口的悸动仿佛下一秒就会将他引爆。

  尽管如此,要还是一如往常地展露出温和的笑容。然后他缓缓地开口了:

  “千咲,我喜欢你,已经挺久了。”

 

  门外,暖雪依旧轻飘飘地下着,将这份蓝灰相间的光景送入少女因惊讶而张大的双眸中。

  因此少女没有注意到,在少年沉静的双眼深处,有火焰在静静燃烧。

-fin-

祝看这里的孩子感恩节快乐!虽然迟了【。


评论(3)
热度(8)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