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十腐】加班

·题目这么随意真的大丈夫嘛!

·脑洞仍然来自飞马桑。

·一个轻松愉悦的故事(大概)


[题记]

  胜利与否,我只盼你能活着回来。

[正文]

  雨水透彻地浇过被绝望所侵蚀过的世界。腐烂发黑的尸首与坍圮的楼房堆积交错着,被黑暗切割成如麦子地般高低不齐的矮塔,随着雨水的蒸发而散起阵阵恶臭。不时响起一声贯彻东西的尖刺犬吠,又刹那间被黑夜的寂静所淹没。

  然而这一切,都被坚固洁白的,高耸到有些突兀的未来机关大楼隔绝在外。

  深夜零点过三十七分,十神白夜正在阅读发来成堆信件。

  纵然窗外景色一片狼藉,纵然不时响起的炮火的轰鸣声将大地震得几乎颤动,也没有什么能将十神从工作的专注中分散出来。

  连续的高强度工作,已经持续了不知多久。

  援救塔和都市要救助民的具体方案还未定下,而苗木诚异想天开的“新世界计划”仍在上层中非议不断,作为十四支部高层的超高校级中为数不多的有着工作经验的十神自然是众望所归地挑起大梁。

  想着自己是为了世界和平而忙碌,十神的心中不由地升起了强烈的神圣感,这股神圣感与高傲的自尊心一同成为了他顶着重压战斗的动力。

  即便如此还是累透了。

  就在十神把圈着浓重的黑眼圈的双眼从蓝色荧光屏上拔出来的时候,办公室大门上的读卡器突然发出“身份确认”的滴滴声。淡蓝色的毛玻璃门匀速滑向一侧,露出了在那之后的来访者的身姿。

  ——那是紫色的少女的身姿。

  腐川冬子带着与一如往常的张皇而游移的目光伫立在门口。作为见习役而没有工作套装、身着学生制服的她在这工作氛围浓厚到极致的未来机关大厦里显得有些滑稽。

  “——你来做什么?”

  确认了来访者身份的十神毫不客气地开口,暗自祈祷自己能够快点打发了这家伙然后继续投入工作。

  “白夜樣一直在工作。我很担心,所以……。”消瘦的少女满面痴笑地对着手指,在最关键的部分欲言又止,十神的耐心被逼到了临界点。

  “如果没事的话就——”

  “这是慰问品!请您收下!”

  在自己威胁般的语气下,腐川如妥协般地加快了语速,同时双手递上一个塑料盒。

  ——那是印着未来机关的标志的餐盒。

  在腐川期待地目光下,十神带着极其不信任的神色接过并打开了餐盒。那干净的塑料盒中央正安静地躺着一块圆面包。零零散散的五彩糖屑布于其上,而在此之下,凝固的白巧克力涂层显得十分光滑,在办公室白色的灯光下,整个面包都好像熠熠生辉了。

  然而当十神第一眼看到这块面包时,想到的绝不是“饿”那么简单的事。

  即使刚刚从隔绝世事的密封学院中脱出,十神也清楚在遭遇绝望的洗礼后的世界,无论是糖还是巧克力都成了奢饰品,而纵然恃才自傲,十神也明白像他这样的新入部的部员不可能得到如此珍稀的食物;更何况未来机关向来精打细算,不可能体贴到要给加班的部员发宵夜。

  综合以上两点考虑之后,十神不信任的神色又尖锐了几分,透亮的蓝色眸子如警官审视嫌犯般审视着腐川。

  注意到这一点的腐川,也如往常一样将目光游离开来,避免与十神的对视。

  “书、书上说巧克力有助于减缓压力……”

  “这个是哪来的?”

  无视腐川的话语,十神单刀直入地问。

  “什、什么是哪来的?我、我不知道啊……”

  十神无语地看着面前的少女以拙劣的演技掩盖着真相,然后无情地将实情一语道破。

  “——是从食堂偷来的吧。”

  被说出真相的腐川终于停止了垂死挣扎,在那张本就阴郁的脸上又拉上几条黑线。

  “确、确实……”

   少女低头认错之后,十神严厉的神色也松懈下来,换作一副平淡而无奈的神情。

  “趁着没人发现快点把它送回去吧,上头要是怪罪下来我可不会袒护你。”

  “这可不行!”

  突如其来的反抗使十神震了一惊。他看见腐川那上一秒连两条蝎子辫都无精打采地垂下的头颅被陡然抬起,目光中的犹豫和卑怯被坚定地光芒所取代。

  气势十足地吼了一句之后,腐川也如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变化太过突然一般又一次低下头,一边对着手指一边做出了解释。

  “你、你看啊,白夜樣每天为了未来机关辛苦工作,偶尔多吃一个面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是这么觉得的。”

  ——哪有这么简单啦!

  抑制住心中想要咆哮的冲动。十神一面按揉自己狂跳的太阳穴一面寻求一个说服力足够的解释。但在这家伙面前,似乎一切的解释都是对牛弹琴。

  腐川这家伙平时看起来自卑又怯弱,但一旦坚定了什么,就会变得如大山般难以撼动。也许灭族者被正是这种坚定地执念所创造的也说不定。

  而此刻的腐川,便正以样坚定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似乎每过一秒种,那双眼睛就比上一秒更加明亮。

  这次慌张的轮到十神了。

  “……那种东西,是给比起我更加重要的人吃的。”

  良久良久,他才挤出了这样一句有些狼狈的解释。

  “白夜樣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对你来说怎么样都好。对现在的世界来说,‘希望’才是最重要的吧。”

  “所以白夜樣自己呢?”腐川深吸了一口气,如苗木诚使用言弹时一般,将所有的勇气凝聚在之后的话上——“也许白夜樣愿意为了希望战斗致死,但白夜樣活下去才能使我看到希望。”

  ——原来如此吗。

  作为商业家,十神习惯于注重目的胜于过程,然而正因如此,他才常常会忽视一些他人司空见惯的常识。这次也不例外。

  ——他全心所向即是未来机关与世界的“希望”,却草率地忽视了自己便是某人的“希望”这一事实。

  

  “啊啊,是这样啊。”沉默而尴尬的几秒中之后,十神的声音再次在白色的办公室里响起,“慰问品我收下了。多谢。”

  “白、白夜樣刚才……感谢我了?”面对屈尊纡贵向自己道谢的十神,腐川如不可置信般犹豫着发出了疑问。

  “我可不会重复同一句话。”

  确认了这一事实之后,腐川的表情仿佛幸福得将要融化一样。

  “知道了的话就快滚吧。我可不像你这家伙那么闲。”

  兴高采烈的告别之后,腐川快步小跑着离开了办公室。

 

  深夜一点过二分,十神正在办公桌前,一边吃着甜面包一边继续处理着来自各方的信件。

  而此时此刻,坚持工作下去的动力除了神圣感与自尊之外,似乎还多了一种温暖的感情。这股温暖的感情就如面包上的糖屑与白巧克力一般甜美顺滑,悠悠流过他心头。

  而神奇的是,因为这奇妙的感情,十神决定除了要从绝望中拯救世界之外,还一定要活下去。

  因为他明白,无论身在何处,总有一个爱着他的姑娘在等他归来。

[fin]



伪后记:后来腐川偷拿食堂面包的事果然被发现了,上司是吃货所以腐川一直没法从见习役毕业【并不

其实腐川所一直坚定的事...不就是对十神的感情么。

刚写完的时候飞马桑觉得十神不会是那种为了希望而献身的人,我的想法是十神确实不会为了拯救他人牺牲,但是会为了实现自我价值而努力。像他这种自视甚高的性格肯定会对自己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这件事坚定不移吧。

简单来说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啦【并不

食用感谢!冷cp求同好啊——




评论(3)
热度(17)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