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十腐】雨日说

·本文为弹丸轮舞十神白夜&腐川冬子(十腐)CP向全年龄向同人,除了剧情之外一切设定皆不属于我。

·脑洞来自雪翼飞马。

·正剧向(至少我是这么希望的)

 

  在十神白夜漫长的十六年人生中,他所拥有的大多数特权都是来自于实力。

  精明的商业手腕也好,广博的知识储备也好,甚至连对十神财阀的继承权和“超高校级的御曹司”的头衔也都无一不来自于他艰苦拼搏而来的强大实力。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

  实力纵然客观但不遵循规律而出现的例外情况总是有的。比如苗木诚,这个在十神白夜眼中乏善可陈的普通高中生因他那超高校级的运气而坐进了希望之峰学院的教室,接受本不属于他的精英教育。

  再比如说,雨。

  贯穿潮湿的云层,雨神怿气愉洒向大地,给予万物均匀的恩泽。雨是雨天的君王,不论人的身份高低贵贱,均不能逃脱它的平等到残酷的统治。

  换句话讲,即使尊为“超高校级的御曹司”,没有带伞也是会被淋湿的。

 

  “犯规啊哒呗!我昨天的占卜明明显示今天不会下雨的哒呗!”

  “闭嘴阿吼!你那鬼占卜的准确率还没有抛硬币高!”

  骂骂咧咧的白痴二人组顶着报纸冲了出去之后,教室也在雨声和不时响起的雷电中安静了下来。望着眼下屈指可数的人数十神白夜开始暗自盘算起自己被邀请与他人共伞离开的概率。

  就在几分钟前,当班主任宣布因突如其来的暴雨而提早放学后,满教室的少年少女们便开始陆陆续续的结伴离开。就在刚才,连几个没有带伞也不愿和别人共伞(确切来说是别人不愿和他们共伞)的笨蛋也冒着大雨冲回了宿舍。

  在因为没有伞而无法离开教室的十神眼中,逐渐离去的人们的背影显得分外无情——没有停留,没有回首,没有人停下来告诉他要怎么做——他们没有义务那么做。而十神,自尊心极高的御曹司自然不会主动上前,低头向一群被他鄙视惯了的庶民求助。

  正因如此,随着时间的流逝,得到帮助的机会一点点地减少,十神的心中也越发得惶急不安起来。

 

  雨没有停下的迹象。

  “十神同学?还不打算走吗?”与自已一样,因没有带伞而在教室里坐了许久的苗木诚也提起书包准备离开了。

  “雨还在下。”装作从容地说着,刻意避开了自己因为没有带伞而被困在教学楼里的事实。“你要怎么做呢,愚民?冲出去淋雨吗?”

  矮小的少年闻言苦笑。“没办法啊,你看天都快黑了。再说教学楼和宿舍楼离得也不远,这种距离的话没什么问题吧?”

  “即使是这种距离,这样大的雨也足够将不带伞的人淋得湿透吧。”十神望着窗外,相当冷静并且悲观地分析着。

  “只能试试看吧。十神同学呢?要等到雨停下吗?”

  “可能吧。”即使对于这件事也没有什么把握。十神原本希望若有拿伞的人邀请自己共伞就稍微别扭几句就答应的。可不知是大家对“十神肯定会做好一切准备”这件事太有把握还是自己生人勿近的气场太过强烈,竟没有一个人对自己伸出援手。退一万步讲,平日里因为毒舌所以人缘一般的十神多少也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可他觉得至少还有——还有那家伙嘛。

  但当十神仿佛不甘心似地扭过头确认时,却发现——再次发现后排座位的主人早已离开。

  “腐川同学的话挺早就走了呢。”苗木说得很平淡,而十神白夜的心中却升起了无以复加的“居然被这愚民看穿了”的羞赧之感,像洪水一般将他吞没。

  “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句话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感受吧,十神绝望地想着。

  苗木诚扣上兜帽,将帽檐拉得低低的,然后背着书包离开了教室。片刻后,十神透过教室的窗户看向楼下被雨水肆虐着的前庭院,一个带着墨绿色兜帽的身影冲出教学楼,向着宿舍楼方向疾快前进着。

  某种意义上还真是佩服这家伙的勇气。

  雨依旧不停,时而夹杂的雷鸣和闪电使教室里电灯的光芒不稳定地闪烁起来,十神索性关了灯,使这间只剩他一人的教室与黑暗的走廊和夜空融为一体。教室里非常安静,除了雨声之外别无其他。连门外的走廊都听不见有人走动的声音。

  十神素来喜静,讨厌被他人所打扰。但是悠闲自在的安静和此时被困于孤岛一般的寂静毕竟有所差别。此时的他只能感受到深不见底的恐惧和无助。

  十六年来,十神白夜一直致力于做一个强大的人。可是他却忘了再强大的人,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都显得无比渺小。

  强大有什么用呢?十神倚在窗边,阖上眼睛。

  即使尊为“超高校级的御曹司”,没有带伞也是会被淋湿的。

  迷迷糊糊地想着,十神陷入沉睡。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黛色天幕下雨天的云层有着羊毛一般柔软的质感,白色的月光隔着云透出一种诡异的蓝色,自上而下层层氤氲。哗哗的雨声依旧响着。已经全然没有了急切的心情,混混沌沌的十神也只能抱着干脆就在这里等到明早吧的决心打算再次将自己逼入梦乡。

  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却将自己拉回了现实。

  走廊中的声控灯顺次亮起,那金黄色的光芒沿着一扇扇窗以水平方向朝着自己逼近。与此同时十神因倚在窗上睡觉而被挤压的右肩也剧烈地叫嚣起来。

  当灯光正好可以从教室邻走廊的侧窗中辐射进来时,脚步声停了下来。砰然打开的前门之后,灯光勾勒出少女柔软的轮廓。略显有瘦小的身材和长长的蝎子辫毫不避讳地昭示着这少女的身份正是十神白夜的同窗,腐川冬子。

  纵使言辞犀利如十神,此刻也只能哑然地看着少女扶着门框气喘吁吁。

  “白夜樣……呼……”

  “你——怎么来了?”

  对方闻言只是慌慌张张地握住了自己的蝎子辫,手舞足蹈地向自己解释了起来,那副样子在十神眼中显得无比滑稽。

  却非常温暖。

 

  那天腐川也没有带伞,但为了不让单恋已久的白夜樣看到自己被雨淋得狼狈不堪的样子,腐川一下课就冒着雨冲回了宿舍。在被苗木告知“十神同学也没有带伞,请帮帮他”的时候天已经基本黑了,本想找同宿舍的战刃*借伞,可那该死的军人偏偏正冒雨在外面特训,而由于暴雨的缘故,宿舍里的同学基本都早早熄灯锁门了。冒着雨在校园里东奔西走了许久的腐川终于在一位发型像极了棉花糖的白发学长那里借到了伞之后(“下这么大雨还出来闲逛这人有病吧?”腐川这样暗自腹诽)连衣服都没有换就匆匆赶回了教学楼。就这样,她与在教室里等待救援的十神会面了。

 

  “喂腐川——”

  ——谢谢你。望着为了给自己送伞而淋成落汤鸡的少女,十神本想这么说的,可那些简单的音节在他那向来刻薄的舌头上变得生涩异常。他只得把到了嘴边的话狠狠地咽了下去,换了一种更为尖利的说法来将这话说出。

  “别以为我会稀罕你这一点的帮助,愚民。即使你今天不来我也不会被困住的。”

  正常人听到这话一定会破口大骂吧,但毕竟对方是腐川啊w。

  “哦哦毫不服输的白夜樣也好耀眼啊!请您尽情地责备我吧hshshshs”眼前的少女脸颊泛起异常地潮红,双手抱肩做出一副陶醉的样子。

  那道目光——因带着爱慕而闪闪发光的腐川的目光就这样笔直地照在十神的脸上,使得原本就略微尴尬的十神不得不狼狈地移开视线,寻找别的东西来转移话题。

  “快点走吧,你这白痴。”说着十神拿起伞走出了教室。

 

  十神和腐川离开教学楼的时候校园里已没有人影了,即便如此雨还是没有停,哗啦哗啦地拍打着无人的前庭院。

  “我以为不会有人帮我的。”共伞穿过雨幕的途中,十神这样说。

  “怎么会!一想到白夜樣那美好的身体要被这冰冷的雨水浇透,我就如万箭穿心……”说到这里腐川还夸张地捂住了胸口。这种奇怪的举动原本十神是烦得要死,可是今天他却意外地有点开心。

  因为自尊心的缘故而鲜少向人求助,从小到大几乎什么都是自己完成的十神,只有在接受来自腐川冬子的帮助时,才会觉得理所当然。

  这个烦人的女人对自己意外的很重要,这样想着的十神不自觉地露出自嘲的笑容。

  “喂腐川——”听到十神的呼唤,腐川冬子就如听到了口令的士兵,站姿立刻笔直了起来。“——我命令你,从今天起每个雨天都要为我撑伞。”

  ——真是无理取闹的要求,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一定会这么想吧。

  但是毕竟,对方是腐川啊w。

  “我,我居然被白夜樣命令了吗,啊我的人生就算立刻结束也没有遗憾了——”

  望着对方兢兢业业地向自己表忠心的样子,十神锐利的目光在无人注意的地方柔和了下来。

  雨夜之中,洁白的月光花*悄然绽放,花香袭人。

 

  两年后。

  即使早已知道是那样的结果,在看到那堆废墟的瞬间,十神还是感觉到自己心脏的鼓动骤然减慢。

  ——象征着十神财阀的权利与尊严的摩天办公楼,不知何时早已变成一堆黑色的破砖烂瓦。早已没有了人的气息,连因被炮弹撞击而发黑的砖片都似乎早已冷却了下来。

  满载着作为超高校级的御曹司的自豪与高傲的建筑,就这样轻易地崩坏瓦解,如一堆被人随意丢弃了的废弃物一般任雨淋湿。

  不知是因为这副场景太过震悚还是淋在身上雨水太过冰冷,一股凉意似乎从身体底端向上疾快地涌来,将五脏六腑冲击至粉碎。

  眩然欲呕。

  头顶忽然因没有了雨点的冲击而轻了起来,抬头望去,十神看到一片颜色亮丽的伞面正横亘在自己的头顶,而伞柄则连接着一条瘦小的手臂。

  从早已成为绝望势力的大本营的封闭校舍中逃出之后,也偶尔感觉到有记忆的碎片会不自觉地浮上脑海。对腐川下达了“在雨天为我撑伞”的命令的事也在潜意识中浮现过几次。

  所以即使不回头,后面的人是谁他也心知肚明。

  “还没有结束。只要您活着,十神财阀就不会结束。”与平时惶急的音色不同,腐川异常坚定的声音震动着他的鼓膜。

  “还没有结束。”十神重复着对方的话,毫不客气地接过雨伞打在自己的头上。“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你这愚民来提醒我。”

  伞下的两人一同步入被雨所覆盖的绝望地世界。

 

  在十神白夜漫长的十六年人生中,他所拥有的大多数特权都是来自于实力。但即使拥有如此实力,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他也会束手无策。但在他因灾难而束手无策时,总有一人愿给予他温暖与帮助,与他同舟共济。

 毕竟即使尊为“超高校级的御曹司”,下雨没有带伞也是会被淋湿的。

 但如果有人为他撑伞就不会了吧。

 

 

注:

1.腐川的室友是战刃,是我按照78届女子组姓氏的首字母排的,这个设定并无卵【。

2.本来想写紫阳花,但后来想想被用烂了于是改了月光花,花语好像是温暖相随之类的。

 

(并不是后记的)后记:

  这篇拖了好久真是抱歉。

  这次又是虐十神,不知道为啥我就是喜欢虐十神,可能主要是因为看完绝少之后对十神的怨念太重(明明一上来就被俘了为何你这么拽!)好想写翔姐欺负十神【别闹

  这次试着用了意象(是这个吧?我语文不大好说错了求指正qwq),文中的雨指的是不可避免的灾难(特指绝望事件),伞指来自外界的帮助。总之解释起来好麻烦大家领悟精神就好啦【。

  自觉自己写的一般,文章前篇啰嗦的太多又不知怎么删,希望诸位看官多多赐教了。

  


评论(3)
热度(18)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