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十腐】探险者与蝴蝶

今年三月份的产物,看了往年各地的高考作文题目,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就写了,食用愉快w

【食用须知】

·本文为弹丸轮舞十神白夜&腐川冬子(十腐)CP向全年龄向同人,除了剧情之外一切设定皆不属于我

·题目来自2013江苏高考作文题

·轻度OOC的腐川和OOC严重的十神(我把十神写的太受了很抱歉)

·时间线为原作中78届生刚刚入学不久后

·并不是非常有条理的文章,所以如果有BUG欢迎指出

【题记】

  暗处并不总是最安全的。

 

【正文】

  超高校级的御曹司十神白夜此刻正端坐在希望之峰学院的书库里,腰杆挺拔,双腿优雅地别起,神情淡然如在偷得半日闲的午后悠闲地享受咖啡。他确实在喝咖啡,但并不是“悠闲地”——即使没有雾切响子那般锐利的观察眼,这一事实也是显而易见——书库没有开灯。

  此时此刻十神心中并不如看上去那般淡然,确切地说他心里正翻江倒海。

  这并非是因为商业上的夙敌正虎视眈眈运筹帷幄,也不是因为有那些觊觎他继承权已久的同辈兄姊所派来刺杀他的刺客在暗处伺机待发——若是这两者的话,以他十神白夜的经验与智慧,干净利落地排除也不再话下。

  相反地,引起他的慌乱的只是因为他刚刚认识不久的同届生,希望之峰学院78届的学生们。

  这件事得从几周前说起。

 

  与他人不同,收到希望之峰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对十神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日记上大书特书的事情——况且他不写日记。就算抛开“高中生”这一限制条件把他扔到成年人堆里,他也是当今全球数一数二的精英企业家,这所因培养“超高校级”而闻名全球的重点高校没有不录取他的理由。

  抱着这种心理,在与同班同学初次见面的十神白夜眼中,那群所谓的超高校级不过是一群无聊的乌合之众罢了。无论是那脑容量如浮游生物般的暴走族还是那装模作样说着什么零和博弈的赌徒,统统都是他眼中不入流的泛泛之辈,遑论那性格神经质又自卑,不善交际的文学少女。

  “十神同学应该多笑一笑啦,”苗木诚微笑着说,“既然是同学,大家就应该敞开心扉做朋友嘛。”

  “对于像你这样除了傻笑什么都不会的人来说,确实是正确的想法呢。”对于没有任何才能,只是凭借运气而被希望之峰学院录取的“超高校级的幸运”苗木诚的建议,十神白夜嗤之以鼻。

  敞开心扉?说什么鬼话。

  纵然过了十几年,那件事他依旧记忆犹新。

  想当年,三岁的十神白夜因为一个被扯坏的布娃娃而哭天喊地(那时他是一个多么愚蠢和正常的孩子!),年迈的执事贝尼斯*先生从容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来安慰他年幼的少主。小十神不假思索地将糖果塞进了嘴里。

  谁料糖果下肚的瞬间,辛辣呛鼻的芥末味就顺着食道疾快攀升,在味蕾上炸开了花。小十神被呛得连连咳嗽,而贝尼斯先生则不失风度地俯下身,用手帕替孩子抹去脸上的泪花。

  “我年轻的少爷啊,”老人的语调严肃而充满职责意味,但十神却从中听出了长辈对晚辈语重心长的教诲,“正是因为您不会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才使对您居心叵测之人有机可乘。请收起您的情绪吧,这将是今后您立足这世界的基本。”

  从那时起,十神便开始把自己的一切悲喜都隐没在名为自尊的躯壳之中,时光荏苒,躯壳之中的十神在不见光芒的道路之上渐行渐远。

  正因如此,当腐川冬子在图书馆里向他说出“十神君*我喜欢你”这样的话时,他的反应也不令人诧异了。

  “你就是灭族者翔。”他这样说着,面如止水。

  不知是因疲惫还是消沉而半阖的双眼迅速瞪大,连脑后两条长长的蝎子辫都因察觉到主人的惊恐而从背后弹起。

  “你、你怎么知道……!”

  “不要以为所有人都是和你一样的白痴,灭族者。”嘴角噙起游刃有余的笑意,十神白夜以胜利者的姿态俯瞰对方张皇失措的表情。

  “……!我才不是那个家伙……!”

  “与我无关。我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如此。如果你的话说完了就请滚开吧,腐川冬子。”

  不知道是不是十神的错觉,在仓皇逃走的少女的脸上,十神看到了一丝怜悯的神情。

  一定是错觉吧。十神白夜这样安慰自己。

  在那之后的很多天里腐川的身影都没有再次出现在图书馆,这对十神的生活并无影响,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几天之前,他在图书馆遇上了另一位同届生,被称作“超高校级的侦探”的雾切响子。

  简洁的寒暄过后,寡言的少女便对他展示了她正在翻阅的文摘杂志——封面的内容摘要上赫然印着“超高校级的文学少女”腐川冬子的名字。

  “非常有趣的故事。想要听听看吗,十神君?”

  “我对言情小说没兴趣。”

  “这次并不是言情小说呢。”鲜少露出表情的雾切的脸上,浮现出一种饶有兴趣的笑意。

  “不管怎样,我不会关心那个女人写了什么……”话一出口,十神发觉对方正以锐利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似乎在等待自己改变主意。踌躇片刻之后,他还是在侦探鹰隼般的目光下妥协了“……但作为娱乐未尝不可,她最好写点值得我浪费时间的东西。”

  雾切清了清嗓子,以平静的音调开始了阅读。

 

  一队探险者踟蹰在广袤无垠的荒原上。天降大雨,没有遮雨工具的他们情急之下躲进了附近黑暗的洞穴里。为了照明,他们点燃了火把。在跃动的爝火之中,他们看到了他们所从未见过的美好事物——那是一群色彩斑斓的蝴蝶。它们携着黛蓝或橙红色的薄翼,在火光之中蹁跹起舞,那颜色比探险者们所见过的任何珠宝都要耀眼百倍。探险者痴迷于蝴蝶绚丽的姿态,忘记了时间。

  几天之后,当探险者们再次拿着火把来到洞穴时,本想要再次欣赏蝴蝶的他们却惊讶地发现厌恶光线的蝴蝶们早早离去,顺着山洞飞向更加黑暗的地方了。

 

  “‘明明是那么美的蝴蝶,为何却总是要躲起来生活呢?’结束。”雾切浅笑着放下杂志,将视线从文字移动到十神身上。“你怎么想呢,十神君?”

  纵然十神的笑容不可一世一如往常,他那不太自在的小动作依然没有逃脱雾切的视线。“无稽之谈,”他这样回答,“蝴蝶是昼出夜伏的昆虫,没有任何理由生活在暗处。”

  “大概是吧。”雾切一面含糊地回答着(她那心照不宣的表情让十神非常不爽),一面用指手随意划了划杂志的纸页。

  被手套包裹的指尖的另一头是一行印刷体的小字——“献给十神白夜”。

  献给十神白夜。

  不是“少爷”,不是“十神财阀的继承人”,不是“超高校级的御曹司”……只是“十神白夜”。

  献给躲在“精英”的躯壳之下,踽踽独行的十神白夜。

  他想那山洞中的蝴蝶必定是胆小的,为了躲避天敌的捕食而将自己埋没在暗无天日的洞穴里。以至于当擎着火炬的探险家将悦动的明亮火焰送入它眼中,它也只会因恐惧而仓皇逃窜。

  而将自己完全笼罩在自尊的面具下,自欺欺人一叶障目的他又和这胆小的蝴蝶有何区别呢?

  “既然是同学,大家就应该敞开心扉做朋友嘛。”他想起苗木诚的话。那家伙的笑容如此愉快单纯,他一定有许多要好的朋友。他一定不像他十神白夜这般孤独而怯弱。

  是的,孤独而怯弱。十六年来十神第一次这样审视自己。

  他发现自己是如此不堪,以至于当奉行多年的信条与崭新的认识发生冲突时他所想到的办法只是放弃思考狼狈而逃。

  于是此时此刻,失踪一天零八个小时的十神正坐在黑暗的书库之中,虔诚地祈祷着没有人会发现他的存在。

  然而事实证明神是不会庇佑无神论者的。

  “嘭”。

  书库的门这几乎单纯的纯暴力地撞开之后,接近雪白的光芒便猝不及防地撞入了他适应了暗处的瞳孔。映在灯光之中的,是有着两条蝎子辫的少女的背光剪影。

  “腐川……?”

  然而前来迎接他的并非是畏畏缩缩的文学少女,而是双目赤红的杀人鬼。

  控制着腐川的身体的灭族者翔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面前,以不符合那瘦弱手臂的怪力一把提起十神的领子,手中的利器划出令人战栗的银色弧线。

  “还以为那阴沉的表人格看上了什么厉害的家伙,原来不过是个只会捉迷藏的败犬眼镜嘛。”灭族者鲜艳的血红色双眸中燃烧着狂热的火焰,纵然是十神白夜也为之震慑。

  “……你没资格教训我,灭族者。”

  对方爆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资格?和杀人鬼谈资格!?哈哈哈……”她将十神扯得更靠近了些,闪着寒光的剪刀几乎就要戳进十神的皮肤,“曾有三十七个人认为我没有资格杀了他,只要我愿意,你就是第三十八个。”

  良久良久,灭族者翔都没有任何动作。在十神认为他的生命就要被结束的刹那,对方竟猛然放开他的领子,将他摔了出去。

  “只靠逃走可是不行的啊。”杀人鬼以不符合其身份的严肃语气宣布着,“想要生存的话,可不能只挑容易的路走啊。*”

  在明亮灯光的映照之下,那十恶不赦的杀人魔鬼的身影竟显得有几分伟岸。

  我一定是疯了,十神这样想着。

 

【尾声】

  “十神同学还是回来了呢。”

  翌日,再次出现在十神面前的苗木诚这样说。

  “蝴蝶可是昼伏夜出的动物,你这愚民。”说罢十神笑了。

 

注释:

1.对十神他家执事的自行译名,我没学过日语所以如果说错了请大家多多包涵。

2.参考腐川在原作第二章前期管十神叫“十神君”而不是“白夜样”。

3.这句话是绝少里腐川的台词。

 

后记

  大家好又是我这个渣渣。

  这篇的灵感主要来自高考作文选【X,看到题目的时候就想到了十腐的梗所以就写了。总体来看文风应该是想要文艺却没能文艺起来///我还有待磨练啊。

  文中加了许多自己对十神的理解所以显得OOC比较严重,简直受得不行=///=所以根本就是写作十腐读作腐十吧。明明是十腐向为什么腐川的存在感还没有雾切高啊【掀桌

  对执事老爷爷的设定完全是自己YY的,如果官方有续作打我脸我也无话可说。

  正能量度爆表这就是高考题的厉害之处吧...?

  感谢诸位的阅读!



评论
热度(10)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