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十腐】裁以法度【RPG(?)世界观】

  今年二月份给飞马太太写的生贺,只有题目是现起的,现在搬上来求不介意...?

大概是一个脑洞了很久的弹丸AU啦


【食用须知】

·以RPG为背景设定的弹丸轮舞同人,比某位仓鼠饲养员还要中二的世界观设定

·大量二次设定和原创设定,轻度OOC有

·圣骑士十神&暗法/巫女腐川

·BE注意,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欢迎指正BUG

 

  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手指按住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向来以冷静著称的圣骑士十神白夜正以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如此自语着。

  温热而粘稠的液体如长蛇蜿蜒蹭过他的长靴,而他的白色长袍却干净得刺眼。

  一尘不染。一如往常。

  是的,一如往常。没什么好害怕的。冷静下来。

  他抬起金发的美丽头颅,试图无视匍匐在地的女性尸体,青黑色的巫女的尸体。

  

[时间点分割线]

  高贵的圣骑士从不惧怕魔物。

  十神白夜游刃有余地应对将自己团团包围的数以百计的暗色生命,挥舞手中的权杖,让随之出现的金色光芒贯穿暗影们的腹部。

  讨伐任务稍告一段落的时候,他早已因过度释放魔法而感到晕眩。此时他正无力地瘫坐在山谷某处的岩石上,一面吁吁喘气,一面暗自庆幸没有人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

  汗水稍稍冷却时,十神已陷入了沉思。他此行的目的是调查并清除林中暗影的来源,而暗影并非什么罕见的生物,森林之中的暗影更是司空见惯。它们只是含怨而死的人残留的魂魄,力量弱到连苗木诚那样的普通冒险家都能轻松解决,对城镇中的人类几乎不构成威胁。

  然而近两年来,山谷中的暗影却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了质的飞越,以至于城镇中的冒险公会都纷纷敬谢不敏,只得由教会派出久负盛名的圣骑士来镇压它们。

  简单回顾了一下事态的演变以及讨伐任务的来由,十神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任务成功的关键在于查明暗影数量与能力提升的根本原因,并从此下手斩草除根。只有如此才能使问题得到根本解决。

  稍事休息,十神白夜又一次拿上权杖踏上征途,以饱满地精力向山谷的更深处进发。

  而他并未注意到,在他的身后,又有一群暗影魔物涌了出来,用阴影中的眼睛凝视着他。

 

  十神意识到自己被偷袭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大概据自己被突袭已经过去几个钟头了。就算说要追捕罪魁祸首,估计对方也早已逃之夭夭。

  几秒钟后,仰面向天的十神意识到一个事实:自己在室内。几乎是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同一时间,十神倏地坐起身,机警地环顾四周。

  就屋中的装潢和小窗子里透出的森林景观来看,自己应该是在山谷某处搭建的小屋中。没想到会有人住在如此危险的山谷里。

  他的视线最终落在房屋的角落,似乎有什么青黑色的生物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醒、醒来了……?”意识到自己正被注视着,青黑色的生物——有着年轻外貌的巫女以嫌恶的眼神对上自己的视线。

  “这里是哪里?你是什么东西?”十神淡然地问出明知故问的问题,以此试探对方的反应。

  巫女闻言脸上的嫌恶似乎又添了几分,以食指指向十神,如控诉般地吼了起来:“你,你才是‘什么东西’吧!自作主张就闯入没有人类的山谷里还向尸体一样倒在我家门前……被人好心救了居然连感谢都不说就问我是什么东西……”巫女收回手指,以啃咬指甲的姿势错开视线,“切……果然我是个令人讨厌的存在吗……”

  对别人的控诉最终变成了对自己的抱怨。虽然巫女的发言乱七八糟的,但是十神还是从中整理出了“自己被袭击之后被巫女所救”这一事实。圣职者向来以尊贵自居,遑论出身名门的十神白夜向来自尊极高,被人救了一命这个事实,多少让他有点抓狂。

  “我不会感激无名之辈。告诉我你的名字,巫女。”掩饰起自己的烦躁,十神用惯有的命令式口吻回应。

  “我的名字……反正很快就会忘记啦……”巫女从眼角斜视十神,“……腐川,冬子……”

  “腐川冬子。”他重复着巫女的名字,“我的名字是十神白夜,城市中的圣骑士。”

 

  十神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留下。如果非要给出什么原因的话,大概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位名叫腐川冬子的巫女有相当的利用价值。在这种荒芜人烟的山谷森林,若是可以找到一位熟门熟路的常驻者作为向导,那么讨伐任务可说是如虎添翼。其次就是这位巫女的身份有着相当的不确定性,两年前暗影数量剧增的原因仍是扑朔迷离,而远离市井独自住在山谷之中,并且还使用暗系魔法的腐川有着极高的嫌疑。

  排除以上两点理性的理由不谈,还有一点就是连十神本人都难以察觉的“好奇”。

  出身高贵的十神受到过相当良好的教育,对于山谷这种地方,虽然鲜少亲自莅临,但是却有着相当的理论认知。当几年前人们在大陆另一端已经荒废了的废墟中发现住了几个世纪的女性吸血鬼时,形容任何地方的“荒芜”一词似乎显得不再那么有说服力,但是十神深知在这种魔物频繁出没的地方人类几乎是难以生存的。加之作为使用光系魔法的圣职人员,对于神秘的暗系法师向来抱有一种未知的恐惧与好奇。这种少有地好奇心就这样逐渐地被酝酿起来。

  腐川并没有反驳,甚至于还说了“仔细看还是一个美青年呢就留下吧嘿嘿嘿”这样显而易见的痴汉的话——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伸手擦干口水。

  ——十神发自内心地想要离开了。

 

  林中的小屋看似狭窄,实则相当宽敞,以至于容纳两个人还能绰绰有余。甚至小屋的地下还有极为庞大的藏书室,其藏书量连见过皇家图书馆的十神都叹为观止。

  暂住在腐川家中的日子,十神逐渐意识到这位年轻的巫女独居在危险的山谷中并非没有理由。她的职责是守护和研究她被恶魔所灭的族人们所留下的魔法之书,那些无价的文字给予她生命,也夺走他人的生命。她将自己的研究记录成纸张,夜以继日地延续着族人们所传承的智慧与力量。

  “你……一个人?一直都是……?”尽管是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十神白夜,语气之中也难免吐露出一丝诧异。

  “反正我这种人……也没有人愿意和我待在一起吧……”巫女如往常一样无精打采地应对着。结束了这句话之后,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地再次张开嘴,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良久良久,声音和影子一同消失在沉寂的黑暗之中。

  在这段“良久良久”的时间里,十神开始察觉,自己最初要留下来,除了好奇之外,潜意识中还对这位茕茕独居的巫女带有一分荒谬的“连带感”。

  十神向来被视作天之骄子,自幼便在众星捧月的环境中长大。但他一直深谙众人对他的笑脸只是基于他高贵出身的曲意逢迎,连血浓于水的父亲母亲对他也不过是交易般地“尽了义务”,鲜少给予他亲情上的抚慰。

  没人愿意和我在一起吧。他曾这样悲伤地想着。

  在吮痈舐痔中长大的少年,最终变得孤高孑然,睥睨一切。最终成了一个不信任任何人的独来独往的人。他沉默地承担着一切责任,舍弃一切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冒险家公会的同伴们常常安慰他,支持他,但他们终不能理解他。

  而腐川不是。此时此刻,十神明白自己和这位巫女是相同的。

  “白夜样*……?”

  十神发现自己拥抱了她。

  腐川的身躯如他想象中的清瘦,却远比他想象中的温暖。

  “和我一起走吧。”十神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比想象中的沙哑,喉咙因为哽咽而难以发声。是的,他想要带她走。

  他想要带她离开山谷,带她到车水马龙,声色犬马的人类城镇里去。他想要带她参观教会与图书馆,他想要让她去王城与村镇,去见各种各样的人。他想给她看看这个世界。他还想带她去冒险家公会。雾切响子会替她寻一份合适的差事,而温厚善良的苗木诚则会关爱她,给予她笑容与希望。即便是腐川这般阴郁孤独的人,也一定会振作起来……

  臂弯中腐川在摇晃着脑袋。

  “不行……那家伙……不能走……”腐川的声音压抑而沉闷,送出的话语也断断续续意味不明。

  刚刚想追问“那家伙”是什么,对方竟突然语调一转情绪高昂了起来。

  “嘿嘿嘿白夜样居然抱我了我再也不洗澡了……”

  恍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十神一把推开怀中发出嘿嘿笑声的巫女,狼狈地将视线游弋开来。

  “脏死了。”

  他的视线没有对上腐川,但他却感觉到她是笑着的。

  糟透了,十神狼狈地想着。

 

  世事难料反复无常。

  大约三天后的夜里,十神被一阵冗杂的爆破声吵醒。自然而然,十神脑中闪过第一个念头便是林中暗影。

  虽然直觉发出了“不是一次普通的袭击”那样简单的警戒,但名叫十神白夜的这名青年,显而易见地是个不相信直觉的行动派。

  在确认了自己意识清醒并且精神力也相当富裕的情况下,十神披上外衣拿起权杖,自信满满地向着噪声的发源地,屋外的某处进发。

  危险的山谷森林的夜晚并没有想象中的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除了令他惊醒的嘈杂声外,几乎连风声和虫鸣声都微不可闻。

  ——太过平静了啊。

  此时的山谷如一只蜿蜒而行的毒蛇,无声无息地吐出毒信,不知何时就会突然冲刺给予他致命一击。虽然是不相信直觉的人,但是由这种异常感带来的不安与躁动也一点点在十神的心中扩大。

  然后,在噪声的源头处,这安静的山谷将最可怕的东西呈现在他的面前。

  

  白色的月光洒满了他面前的广阔空地,投射出一个具有人性外表的黑色身影。

  在被魔物暗影包围的正中心,人影红色的眼眸穿透夜幕发出骇人的光芒,手中不明的短刃利器也因月光的照射而闪亮起来。

  人影以令人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流畅地旋转起来,动作像舞蹈那般轻盈和灵活,而手中发出寒光的短刃利器接连不断地刮开暗影魔物暗色的躯体,直到最后一片暗影也如落叶般缓缓飘落,失去再次发动攻击的能力。整个过程大约只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

  强大如十神,也被这种几乎为完全暴力的攻击方式所震撼。身体因被那双红色的眼眸凝视而僵直难以动弹。

  数秒——也许是数分钟,或者说几年也不会奇怪——之后,发出亮光的红色开始一点点褪去,人影的双眼和它自身一样回归到被黑暗笼罩的深夜里。

  那个瞬间,十神认出了那个身影似乎略显熟悉——虽然并不确定,但“它”确实与自己见过的某人十分相似。

  “腐川……?”

  他试探着说出那人的名字。

 

  “那是‘灭族者翔’……我,我的第二人格。”

  次日,巫女用一如既往昏暗的声音支支吾吾地向他解释。

  七年前,腐川的同族被魔物所灭,在保留下最后一名幸存者——尚还年幼的腐川冬子时,部分魔物的魔力如病毒入侵一般“感染”了腐川的身体,与她体内原本拥有的魔力发生了不完全融合。起初的症状只是“有少部分魔力无法服从宿主的驱驰”而已,但随着腐川本身魔力的提升,体内那些本属于魔物的力量也以令人惊叹的速度生长起来,竟逐渐形成了拥有自我意识的“第二人格”。

  也就是灭族者翔。

  “那、那家伙……似乎是以杀人为乐的愉快犯啊什么的……啊啊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如此说着的腐川,双手捂住脑袋似乎很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完全无视对方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十神开始分析起脑中忽然增添的大量信息。而作为结果,他得出了一种事先曾料想过,却一再被自己忽视的可能性。

  “喂,腐川——”十神以极为沉重地口吻,向还在抱头挣扎的腐川提出了疑问。

  “——‘灭族者翔’的形成,大约是多久之前的事?”

  对方停下了挣扎。

  “两、两年前。”

  啊啊,这就对了。

  最后一块拼图也严丝合缝的拼上之后,整个事情的脉络也逐渐明朗起来。

  暗影数目的骤然增多也好,巫女留在山谷中的理由也好……一切的一切,都能准确无误地被推算出来了。

  现在他要做的只剩下一件事——

  ——执行任务,【调查并清除林中暗影的来源】。

  他举起了权杖。

 

  圣骑士是最为高贵的存在,没有什么能动摇他坚定地意志。

  正因如此,纵然杀死了朝夕共处几天的人,十神白夜也没有流泪。

  他做了正确的事。他本应该可以如胜者一般俯瞰对手的尸首,然后高傲地离去,接受旌歌和喝彩。

  然而他心中却既没有获胜的喜悦,也没有“本来就应是这样”的从容。他感到惶恐。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他应该独自回到城镇里去,休养生息,平静地等待下一个任务的到来。

  是的,他应该一个人待着。一切都如往常一样,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样想着,十神也逐渐平静了下来。他朝着城镇的方向迈开步伐。

  在他所看不到的角落,双马尾的金发少女望着他孑然的背影,嫣然而笑。

-FIN-

*SAMA直接翻译成“样”了,不知为何觉得这样比较有痴汉感【不对

后记:

  其实这个世界观是很被我开了很久脑洞的...其实比起RPG更接近动作游戏一点吧。在开头也说过了,大概是非常中二的设定,自从出了绝少之后这个世界观动摇了不少...但是大体思路还是没什么变动的。这篇文大概只是这个世界观的一篇番外而已吧,真结局可是全员生存的大HE呢wwww

  第一次在这边发文有点紧张///文风略膈应希望各位多多包涵///BE什么的,只不过是因为我从看了绝少实况之后就一直想要虐十神而已啦【不对】我对这对CP是真爱请不要打我qwq

  说是后记其实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吐槽而已啊...总而言之祝各位享用愉快...?



评论
热度(9)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