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空折】电话亭内随想纪录

(#关于人名地名之类各种版本的译名出入很大,我就随便选了我听起来最顺耳的一种,希望读者对此不要太纠结,知道说的是什么就好。先给强迫症读者道个歉。)

(出于如上理由,只打了作品和CP的tag而没有打角色tag)

 (有Bug或者与原作设定出入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

  

  伊凡·卡雷尼第三次挂上了电话。

  ……果然还是不行。有着淡金色头发的青年长吁一声,便自暴自弃似的倚上了电话亭的玻璃门。

  在科技高度发达、视讯通话高度普及的休特毕伦特市,公共电话亭似乎早已被作为上个时代的产物束之高阁。而如今伊凡耗费一个钟头的车程找到那座离自宅最近、已沦为人文学家研究素材及流浪猫狗暂居所的电话亭,为的正是在拨出这通决定自己命运的重要通话时,可以回避视讯通话时需与对方四目相对的尴尬。

  怯懦也好软弱也罢,为了给自己长达一个月的心理拉锯战画上句号,伊凡早已打定主意将颜面置之度外。

  而在接通之前就被自己单方面挂断的电话,不论怎么想都象征着又一次的失败。

  “唉……”

 

  故事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

  辗转难眠、焦躁难安——如所有心理疾病一般,这些起初并未引起常年徘徊在san值危险区的伊凡的重视。而直到因自己在出击时发愣被敌人击中,并为此收获了自家经理和阿涅斯小姐的夹板式责骂之后,这位在情感方面有些钝感的青年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望着情绪(比平时更加)低落的伊凡,黄宝铃忧虑而好奇地提出猜测。

  “啊呀呀,禁断症状呢。”与之相对的,南桑·西摩尔以手掩唇,轻笑揶揄。

而与上两者相比,卡莉娜·莱尔的评价就如她作为NEXT的能力一般,冷酷而一针见血:

“……你啊,是恋爱了吧。”

“恋爱了”这一说法在伊凡而言简直是醍醐灌顶,使这段时间他所有的异常都有据可依了起来。因为挂念着那个人所以辗转难眠,为了揣摩那个人的心理而焦躁难安。就连那次在战斗中走神,也都是因为被那个人华丽的战斗姿态吸引了视线。

但清醒却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而恰恰相反,在意识到自己的单恋对象之后,伊凡愈发地对这段感情陷入了绝望。

——怎么可能会被那个人接受呢。

而伊凡面对绝望的方式也一如既往,是将这段令人绝望的感情牢牢地压抑在心底——也许作为Hero的他那过于保守的战斗方式并非是出于对忍者人设的忠实,而仅仅是条件发射般对未知事物的逃避也说不定。

但情感这种东西就如压力泵,愈是压抑,喷薄得就愈是激烈。直到这份感情变得如lunatic的火焰一般炽热得令人难以忍受,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着想,伊凡除了一吐为快之外似乎也别无选择。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第四次拨通了基思·古德曼的号码。

 

忙音两声过后电话转入语音信箱。伊凡如触电一般扣上了听筒。

果然在忙着呢吧。这样想着的伊凡手忙脚乱地陷入了对“因为这种小事耽误他的时间”这一行为无可救药的负罪感之中。

与消失个一天半天也不会被察觉的伊凡不同,他那位被冠以“King of Heroes”(好吧,是上个季度的)之称的同行日程充实得令人眼花缭乱。除了斩奸除恶守卫城市这一传统意义上Hero的工作之外,撰写报告书、参加各式宣传活动也占去了基思的大量时间,更不用提他那每日一次的环城巡逻。即便是业余时间,那个向来严于律己的青年也几乎都用于锻炼身体,随时备战下一次出击。

对于基思·古德曼来说,Hero比起说是他的职业,不如说是他赖以生存的信条。他的生活时时处处都诠释着“Hero”一词的重量与意义。

……正因如此,对于和人们对“Hero”的正统印象差之甚远的伊凡而言,那个人才显得更加可望不可即。

——就如从地面到天空距离一样。

蓦然地,伊凡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奇怪的比喻。

若说只是比喻也不完全恰当——毕竟时至今日,几年前的那副光景依旧清晰地烙印在伊凡的记忆深处。

夜晚的休特伦毕特灯红酒绿。在此之上,一颗闪亮的紫色彗星疾驰而过,明亮的彗尾割破了繁星闪烁的夜空——但那并不是彗星,当其自伊凡正上方穿过时,伊凡甚至能清楚地看到那飘飞的紫色袖摆。

——出现在电视与海报上的,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于是那时的伊凡——还没有成为“折纸旋风”,而仅仅是英雄学院毕业生的伊凡·卡雷尼——向着那泛着光晕的星斗伸长了手臂。那一刻,他感到自己的灵魂与热血在澎湃翻涌。

然而空中的那个人却似乎对此全无察觉,只是匀速自他头顶穿行而过。最终消失在正义女神像的彼端。

——毕竟中间隔着那样的距离,只是伸出手的话怎么能够得到呢?

自那时起,伊凡就认定了自己与名为“Sky High”的Hero之间有着从地面到天空的遥不可及的距离。

而即便是自己也成为了Hero的一份子之后,常年居于吊车尾的他也只是仰望着居于积分榜前列的基思·古德曼,怀着卑微的感情对其高山仰止。

“……?”

沉浸在往事之中的伊凡陡然地,以怔愣的表情回归了现实。

——似乎并不是这样。

望着公共电话有些褪色的金属号码盘,紫色眼睛的青年有些咬文嚼字地纠正起了自己那与实际感觉稍有差池的想法。

即使“Sky High”听上去依旧遥不可及,但当他在头脑中输入“基思·古德曼”这个名字时,条件反射般弹出的并不是那份伸长手臂也无法企及的距离感,而是近在咫尺的、自掌心传来的温暖热度。

一个月前,出现在正为被敌人击中的自己处理手腕上的伤口的伊凡面前的,是那个结实挺拔的身影。

“对于没有三只手的人类来说,自己为自己包扎手腕是很困难——不,是不可能的!”

纵然(一如往常地)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基思却带着一副灿烂若阳光的笑容。

“所以让我来帮你吧,以及,请让我来!”

而面对着这样的笑容,伊凡找不出任何拒绝的方法。

急救对于日常在犯罪现场出生入死的Hero来说不是难事。但在包扎结束之后,治疗者却出其不意地握住了被治疗者的手掌。

十指相扣。在掌心间氤氲开来的温度、洒在指尖的酥麻的吐息,以及因为距离太近而显得过于灼热的、来自暗恋对象的的视线——

老练如虎彻抑或是冷静如巴纳比,对这种情况应对自如也绝非困难。但伊凡·卡雷尼毕竟是伊凡·卡雷尼——直到现在,他都能记得自己那时心跳如擂鼓。

不过造成这一状况的罪魁祸首似乎(也是一如往常地)对此毫无自觉。在一阵懵懂而好奇的观察(丝毫不在意被观察的一方面色赧然)过后,那双天蓝色的眼眸豁然开朗般地闪闪发亮起来。

“原来如此!折纸君的手真的很小啊!”

“……诶?”

“而且很软!”

“不,我不是问这个……”

对于观察良久之后得出这样一结论的基思,伊凡多少有点对不上电波的跳脱感。

“但是,即使是这样小的手掌,折纸君却选择将它攥成拳头,用它来战斗,用它保卫市民的安全——”

也许是伊凡的错觉也罢,说这话时的基思有着年上者般的温柔和语重心长。

“——这样的折纸君,我觉得很厉害,非常的厉害。”

“……”

 

受限于作战风格和NEXT能力,即使是在英雄学院的事件之后,伊凡仍每天都生活在“不适合成为Hero”的负面舆论之下。

但即便是各方面都不适合当Hero的自己,也想要以自己的方式为正义而战——一个月前,基思握住他的手对他说的话,赋予了他作为折纸旋风继续战斗的意义。

所以说,所以说——

伊凡一面郑重地默念着,一面如即将上阵的武者一般,伸出双手“啪”地拍在自己两侧的脸颊上。

在工作中消极怠工的自己,在任务中公然划水的自己,以及多年前,眼睁睁地看着挚友犯下大过却无所作为的自己……

——倘若在此趔趄不前的话,那么和过去的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

“即使是在下也要像Hero一样战斗是也——”

——即使是我,也是Hero啊。

电话亭外的街头荧屏上正播放着折纸旋风的宣传映像,而电话亭内,作为折纸旋风本体的伊凡·卡雷尼也兀自坚定了决心。

从结束工作到巡逻开始有短暂的一段空隙,倘若这个时候赶过去的话,能恰好碰上他也说不定。

于是当休特毕伦特的街道被落上夕阳的颜色时,那个早已被时代淘汰的电话亭再度恢复了空无一人的状态,在周围扑朔朔地振翅而飞的鸟雀的映衬下显得似乎有些寂寥。

而与此同时,那个淡金色头发的青年也奔走在了去往正义之塔的路上。

……今天绝对要告诉他,现在就要。

这样想着,伊凡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后记]休特毕伦特市城塞之塔顶层餐厅·淑女们的席间谈话


“……(咀嚼声)”

“给我等一下,这样不是太蠢了吗?”

“你指什么,小卡莉娜?”

“是说Sky High那家伙——啊啊,不管怎么想都太蠢了。”

“即使是两情相悦?”

“明明是两情相悦却拒绝了?”

“(吞咽声)Blue Rose小姐对恋爱方面的问题格外挂心呢,明明自己还没有向Tiger先生告白过。”

“吵死了…!”

“是为了对方考虑吧。”

“……咦?”

“小Sky High是这样说的。他希望能够有朝一日,不是以作为Hero的‘Sky High’,而是以‘基思·古德曼’的身份来回应小折纸的感情——现在还不是时候。”

“真是认真呢,Sky High先生他。”

“毕竟是那个Sky High啊。”

“‘这也是为了和折纸君将来的孩子考虑’——小Sky High如是说。”

“那个……嗯……”

“(咀嚼声)但是折纸先生也是男性所以不会有小孩呢。Sky High先生真是天然。(咀嚼声)”

“……能够若无其事地说出这话的你也没差太多吧。折纸是怎么想的?”

“那孩子似乎以此找到了目标的样子。正为了成为可以与小Sky High比肩的人而拼命努力着呢。”

“最近折纸先生在工作中也很积极的样子,原来是因为这个吗。(咀嚼声)”

“真是惊讶,本以为以他的性格会消沉好久呢。”

“人是会成长的呀,小卡莉娜(笑)。”

“与其说成长倒不如说……为什么Hero里面尽是些奇怪的人啊。”

“比起说这个,你看窗外。”

“(吞咽声)哦哦,是Sky High先生!”

“今天也是在巡逻呢,那家伙。”

“他是可以看到我们的吧?嗨嗨——Sky High先生——”

“喂喂,你这样会影响他工作吧?”

“比起从地面到天空的距离了来说,若是是在塔顶,就算是从那么高的空中,也不可能完全看不到呢。”

“所以说Dragon Kid你快别冲他招手了——”

“诶哈哈,抱歉抱歉。但是看到Sky High先生和折纸先生都这么拼命,我也忍不住要加把劲了呢。好——明天的训练我也要加油!”

“啊啊真是的……我也会努力的啦,积分也好唱歌也好。还有恋爱的事也……”

“总之先从吃开始!”

“为什么是从吃开始——等等,爆米花给我留一点!”

“啊呀啊呀,还真是年轻呢。”

 -fin-


作为亲妈我要为本文这个结局辩护两句hhhh虽然基思对伊凡的告白十动然拒但是他们总有一天会走到一起的,所以姑且是HE(啥

总之先祝自己生日快乐w

在2017年推空折这对的我,今天也十分孤独(说着听起了BD4广播剧

 

 


评论(2)
热度(10)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安定地等着水团二期

© 内容物不明的烧瓶 | Powered by LOFTER